邁向2020 年的東京物語[第 1 回]

江戶的大名庭園

漫步於優美的庭園

| Daimyo Garden

何謂「大名庭園」?

即江戶時代兼具實用與美觀的理想庭園

進士五十八(Shinji Isoya)

江戶時代,因參勤交代(每年令全國各大名往返領地與江戶的制度)而在江戶(東京舊稱)
築造居所的大名(諸侯)們,競相在自宅裡建立偌大庭園,據說其數量高達1000處。
雖然這些庭園在明治維新後不斷地消失,但現在的東京仍然保留著可緬懷古昔江戶樣貌的庭園。
在此,由執牛耳的造園學家進士五十八博士來解說大名庭園的歷史與內涵,以及其遊樂方式。
採訪撰文/JQR編輯部 攝影/高井朝埜

在美觀與實用之間取得完美平衡,正是大名庭園的最大魅力

大名庭園正如其名是屬於武士門第的庭園,與僧侶、貴族的庭園完全不同,它不僅僅追求景觀優美。例如此處「濱離宮恩賜庭園」原本是將軍家的濱御殿(海濱住宅)「濱之御苑」,此庭園有兩個名為「新錢座」、「庚申堂」的獵鴨場,當時可用於獵鴉、狩獵。因「常在戰場」是武士的精神理念,故設有騎馬場與射箭場,是日常武藝鍛練不可或缺的場所。因此,庭園亦設有這些設施供武士使用。
  由於設想戰爭的發生,因此在結構與地域選定皆有戰術上的考量。被堅牢的石牆包圍,入口處以「枡形」(防禦高架)方式築建而成的「濱之御苑」,正是城堡的格局。從江戶城至山下濠溝,再往下至築地川可抵達海濱的泊船處,緊急時可出外海,換言之,萬一在十萬火急的情況下,可做為脫逃用。
  雖說如此,武士也不是一味地只追求戰爭,如「和戰兩樣」(和平與戰爭兩項準備)一語所言, 除了戰爭外,他們亦企圖以響應外交來利於事情進展。因此,武士極為重視做為交際平台的庭園。

進士博士表示,想要特別以禪宗與佛教思想來解說日本庭園,反而令人難以理解,庭園是一個遊園者放鬆心情的地方,可從享受庭園的樂趣開始,慢慢地深入去瞭解。

  在「濱之御苑」中,有「中島之茶屋」、「松之茶屋」,以及最近完成重建的「燕之茶屋」等茶室,做為社交與款待客人的場所,在此可享受品茶、品酒、料理,當然也聚集著女性。庭園不僅擁有玩賞風景的高雅面向,亦是政治戰略的舞台,以及享受多重娛樂的地方,這些多種因素創造了江戶時代的多元文化。

  大名庭園擁有廣大的建地,其造園亦需要長時間來完成。小石川後樂園乃水戶德川家始祖德川賴房,於寬永6年(1629年) 建造於江戶城藩地的中屋敷(後來為上屋敷),並由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圀完成。
  濱離宮恩賜庭園的所在地最初是江戶幕府將軍的獵鷹場,第四代將軍德川家綱的弟弟─―松平綱重於承應3年(1654年)從將軍處拜領這片土地,於是開始填海造地建立別墅。之後,經過歷代將軍幾次的建設和改修,在第十一代將軍德川家齊時,這片宅地基本有了如今庭園的模樣。
  而六義園是柳澤吉保於元祿8年(1695年)從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處拜領的土地,之後花費七年歲月打造的庭園。

正因兼具實用性與功能性等所有因素,才能體現美感

  在造園文化中特別被重視的當屬「“用”與“景”的融合」─―「用」代表實用性,「景」則代表景觀、美觀性。其均衡與用心是造園的基本導向,這在所有庭園中都是共通的。藉由「用」與「景」的整合,始能產生「美感」。
  在大名庭園中所謂的「用」並非僅限於軍事目的,而是仍包含醫療、飲食、農業,在庭園內亦設置草藥園、菜園、梅林、茶園、井田制水田。它更做為殖產興業的實驗平台,青木昆陽曾在「濱之御苑」中進行甘薯的栽培試作,即為現代人所說的產業開發。當時執政者不分產業、文化、藝術、教育等領域,必須通盤考量。換言之,大名庭園是支撐武士社會追求各種目的的實踐場所,一個充份扮演廣泛角色的開放式空間。

庭園的基本概念在於包圍空間,並將理想世界縮小重現

  建造庭園需要從「包圍空間」開始。庭園在英語中以「Garden」(原指「封閉空間」)表示,亦即被「Guard」(防禦)的地方,以石牆、圍牆、濠溝等各式各樣的方法來包圍;最大的包圍方式乃是以山圍繞,這可說是作為「小宇宙」的盆地。「包圍」乃是人們可以安心地生活之基本空間條件,也因為如此,日本各地古都皆坐落在盆地中。
  以包圍方式確保安全性,再於其中築建理想樂園(伊甸園),所謂的理想乃根據時代不同而有所相異,在古代,只是簡單地祀奉神明與佛祖;到了近世,人們擁有財力與技術之後,開始將自己憧憬的世界與風景展現於庭園中。例如,小石川後樂園中,建有日本與中國的名勝地。包括分散著蓬萊島與竹生島的「大泉水」,時而為海,時而為琵琶湖。此外尚將富士宮的白系瀑布與中國杭州的西湖河堤等知識份子皆能理解的名勝,巧妙地配置於庭園內。當然,在庭園中無法以原尺寸建造這些景觀,只好將其縮小,此稱為「縮景」。將包圍後的理想樂園以縮景方式體現,這是屬於日本庭園獨特建築的基本方式。
  距小石川後樂園約70年後才建造的六義園中,「出汐湊」、「藤代峠」等名景,乃是將《萬葉集》、《古今和歌集》中所詠唱的八十八個名勝風景以「縮景」方式體現,可說是「和歌世界的主題公園」。此處僅主題相異,但以方法論來說,與迪士尼樂園、環球影城是一樣的,造園者在被包圍的庭園中,運用「和漢文化」的教養重現出理想世界。

建造與外界連繫的雄偉景觀

  不僅眺望庭園外部,而是將外面的山林與塔台景觀做為庭園的主要背景,此方法稱為「借景」。人們一旦經常被包圍於封閉環境中,就會產生向外部連繫的強烈渴望。生活於江戶鎖國時代的民眾憧憬外國;封建時代的大名們,各種日常生活與社會活動,精神上皆如同在封閉的狀態下;就連將軍也相同,德川家齊(1773~1841年)即頻繁地造訪、遊樂「濱之御苑」,想必是為了逃離喘不過氣的生活!在此庭園中得以解脫的德川家齊變得精神煥發,還生下了53個兒女,這應該是庭園所擁有的最大效果呢(笑) !在您聽起來可能像是開玩笑,但我這麼說有一半是認真的。有許多人認為庭園只是需要被保存的文化財產,但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我認為庭園是一段生活史,學習這段歷史才可理解社會與國家的存在方式,才能理解文化、時代、社會不斷更迭的整體面向。
我離題了,但這裡想要強調的是,庭園的「空間力量」其實是非常深厚的。此力量原本更多,但被周邊築建的現代高樓大廈大大地削弱了。
  例如,從這裡(松之茶屋)眺望「潮入之池」時,後面可看到以土堆築造的人造「庭富士」(在庭園裡縮小重現的富士山)。後面同時會看到高樓大廈,因此它看起來並不像富士山,但在江戶時代,庭富士的景觀正如同真正的富士山。以「潮入之池」前面為「近景」,「富士庭」相當於「中景」,屬「遠景」的品川沿海上則有層層疊疊的好幾艘帆船搖曳著,然後,在其後面則聳立著真正的富士山。如此一來,確實地計算近景、中景、遠景、超遠景的重疊方式來構成完整風景。大名庭園的精彩絕妙在於,將外部風景融入為「借景」,所完成顯現的優美。
  請大家想像這樣的風景!您不認為這樣的景觀就像一幅畫般,非常地雄偉精彩嗎?這幅與自然調和的極具藝術價值的風景,卻被不經意築建的現代高樓大廈化為泡影了。因現今的「濱之御苑」背景為高樓大廈,它的價值已經降到江戶時代的千分之一以下。值得驕傲並無可取代的日本近世文化,就這樣持續消失中。

採訪是於濱離宮恩賜庭園中「松之茶屋」進行。據博士說,在江戶時代可在「潮入之池」的遠方品川沿海上看見帆船,更遠處還可看見富士山。
包圍庭園的石牆與濠溝
濱御殿也扮演江戶城的「出城」(築於本城周邊要害之地的城堡)的作用,因此以大型的小松石構建枡形的城門,形成「大手門」(城堡正門),正可謂是整裝戰備的庭園。

身為主角的濃蔭綠樹,演出四季的乃花草與紅葉

  庭園的主角,歸根結底就是樹木。若非經過幾十年、幾百年歲月的更迭,經年累月的樹木景觀,是無法呈現美感的。
  作為庭園的主角,最適合的莫屬孤立樹,它們稱為「一株松」或「三百年之松」,皆是頗富個性的完整樹形樹木。除孤立樹之外,另外一種是為了製造景觀統一感的樹林,例如,小石川後樂園的大泉水是因將其比喻為海水,而在池塘周圍的松林中種植黑松。
  論及小石川台地的植被雖是赤松,此處卻以黑松林上演如同海岸的風景。最後則是圍繞著庭園的渾厚樹木群,以樹木將庭園包圍起來,以這些綠意為牆壁,將庭園內部與外界隔離,使園內形成一個獨立的小宇宙空間。
  以這些樹木為主角,來營造庭園骨架,另一方面,又種植會開花的樹木與美麗的紅葉來演出四季光景;其中有梅花、櫻花、杜鵑花、紫藤花、繡球花、紅葉等樹木。
  日本庭園乃是以自然風景為根基,以亞洲季風吹拂產生的常綠闊葉林為綠意盎然的背景來建造的。因濕度、溫度較高,適於植物的生長。维持庭園的景觀非常重要,因此需要摘除這些草,並抑制樹木的成長,故而剪定整姿與修整技術極為發達。日本庭園之美,亦在於經人手進行養護作業的美感。
  最後則是地被植物了,覆蓋地表的地被植物乃是草坪。草坪從平安時代就開始被使用為地被,到了江戶時代,亦多用於大名庭園中。以前的京都庭園幾乎不使用草坪,而大多使用苔癬做為地被。我認為大名庭園擁有開放的廣闊空間,又具備良好日照,因此比較適合種植草坪。

進入小石川後樂園前,水戶藩中屋敷前的內庭(上圖)。兩座橋後面曾經有一個很大的唐門,穿過唐門後進入小石川後樂園,接著行走木曾路。穿過蒼鬱的樹叢(中圖)往前一段路,即眼前可看到大泉水(下圖)。博士表示,遊園者看到突然從完全昏暗的山路出現的廣大水面時,皆驚豔於如此精心設計的庭園。

為玩賞庭園所配置的各種時間體驗手法

  在大名庭園中,為了更進一步玩味風景,設置有巧妙控制時間的手法;從微小時間到長時間,有各式各樣的手法。
  以微小時間來說則舉庭園路徑為例。行走於小石川後樂園時,有飛石、路徑分為兩側方向、爬山、入池等,庭園的路徑模式極為複雜,如同電影般,在造園時也是故意朝著行進方向,意圖改變景色。若有稍大的飛石,則會在那裡自然地停下腳步,欣賞腳下地被植物之風情,從那處眺望池塘、島嶼、瀑布等如同畫一般的景色。上山時氣喘如牛,到水邊悠閒地調整呼吸,為了讓遊園者可享受動與靜的心理變化,因應地形設計庭園路徑的「曲率」,亦即設計彎曲部份平緩陡峭、大小半徑。
  路面也如此,從「鋪路石」變化為「飛石」、「延段」(鋪設天然石或切石為直線狀通路)、「瓦片」、「碎石地」、「地面」等。再者,探究飛石時則發現,它以9步與12步為終點或大幅度地轉彎,並無一直延伸相同的道路。若是碎石地可大步地快速前行,但若是到飛石處就必須一步一步謹慎前行。若以行人步行於街道的速度每秒1.3公尺計算,那麼庭園內的路面,只好以步行速度每秒約0.7公尺左右,慢慢行走。透過賦予庭園路徑這些變化,來實現可享受步行並眺望景觀的樂趣。
  另外,根據路面不同,也會使腳步聲產生變化。當時的人們穿著木屐與草鞋,步行時腳下演奏出音調,其節奏因人而異,他們以此為伴奏巡遊庭園。如此以時間與身體動作演出,連同聲音與風景的變化也融合在其中,正是為了享受風景而形成的路面節奏,這就是微小時間的變化。
  相較於此微小時間,較長的乃是早晨與夜晚。為了讓遊園者觀賞美麗的朝陽、夕陽、夜幕而在燈籠與火炬上下工夫,例如會思考將之佇立在山上或池畔好?而日出與日落的角度與情況也相當重要。
  接下來則是春夏秋冬。日本的花牌中,描繪從1月至12月各季節的動植物。如4月的「紫藤花與杜鵑鳥」、7月的「荻花與豬」等,結合動植物與季節活動,以呈現出季節感。而在日本庭園的植栽中,並非採從綠色、紅色到白色的色彩變化,而是運用微妙綠意產生的季節變化;從發芽、新芽,再從新綠至深綠,進而變成黃葉、紅葉、落葉。在這個背景下栽植針葉樹,是為了更凸顯從紅葉至落葉移轉的時間。
  除了持續在細微的時間呈現積累的時間之外,另一方面,運用10年、100年、1000年為規模的變化,亦是為了能悠閒地品味逾年歲月,套句中國風的說法則為「景觀十年・風景百年・風土千年」。

仰望作為主角的樹木――「主木」
濱離宮有「三百年之松」,小石川後樂園有「一株松」(圖片),六義園有「枝垂櫻」。在許多庭園內,將老樹、名樹等有個性的樹木置於庭園景觀的中心位置,它們各自有屬於自己的故事,扮演庭園的主角。

「陰翳禮讃」與「經年累月」之美

  大名庭園不可或缺的建築物乃是茶室,這是因為其屋簷遮蔭越深廣,所形成的陰影越深沉,而且可觀賞反射自池塘的光線在屋簷的天花板搖曳的姿態。屋簷越深廣,外面越明亮,茶室內則較陰暗;在此中間部份,大致可形成5~6層的陰翳濃淡,此情景在谷崎潤一郎《陰翳禮讃》一書中有所描述。從茶室眺望的景色,或從茶室院子內看到的景色也如此。當陽光燦爛地灑落,或淅瀝淅瀝降雨之際,屋簷遮蔭越深廣,更能深度品味風景之美。下雨而矇矓的庭園風景,正因為有和風建築的存在才更能深入人心。
  再者,日本人經常說「侘び」(WABI,簡素)、「寂び」(SABI,幽寂),若以我的方式向外國人簡單易懂地說明,則稱之為「經年累月之美」,換言之,是逾年歲月所釀成的美感。「寂び」一字原本是「然び」,有自然而然之意,亦即「適當」的意思。意指透過年月的積累而適當、確實地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庭園乃是人為建造的,起初因為是新建築之故而無法與大自然融合,如何與自然渾然地融為一體則尚待時間驗證了。

眺望、橫渡、玩賞飛石
庭園路徑呈現多種姿態。因注意腳下路況而必須一步一步小心前進的飛石,其配置模式令人賞心悅目,亦可享受步行的速度、步行幅度的變化。

  在建築物塗上油漆,無法呈現日本傳統之美。原木一旦沾染雨露,就會逐漸褪色形成灰色層,日本人即是追求此美感。英國人稱之為「風化」(weathered;因雨水與陽光形成褪色、變色,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之美。當時剛建成的「燕之茶屋」之原木雖然極為美麗,但其美感卻與周圍風景格格不入,爾後經風吹雨打,經年累月,在原木變成灰色或棕色,屋頂布滿青苔之際,才使日本人感動不已。我認為日本庭園的特色與其終極的價值在於「時間之美、歴史之美」、「經年累月之美」。
「時間之美」正意謂在庭園刻劃年輪之意。樹根交纏的盤根錯節、長滿青苔的石頭、「蕨手」文樣風化或掉落的石燈籠、腐朽的茶室與亭屋(用餐的房屋),還有由四季光線照射與陣風吹拂形成、不斷地變化之美麗風景……日本人投射自己的人生在其中。請大家務必親自巡訪江戶庭園,享受它們的風情並體會其心境。

《日本的庭園》(中公新書)

PROFILE

進士五十八
農學博士,造園學家
1999〜2005年曾任東京農業大學校長。歷任日本造園學會長、日本都市計畫學會長、東南亞國際農學會長。東京農業大學名譽教授。2007年獲頒紫绶褒章;2015年獲頒綠的學術賞。著作有《「農」的時代》(學藝出版社)、《日本庭園的特質―風格、空間、景觀》(東京農大出版會)、《日本庭園―造景的技藝與心靈》(中央公論新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