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向2020 年的东京物语[第 1 集]

江户的大名庭园

漫步于优美的庭园

| Daimyo Garden

何谓“大名庭园”?

即江户时代兼具功能性与景观美的理想庭园

进士五十八(Shinji Isoya)

江户时代,因参勤交代(每年勒令全国各大名往返领地与江户的制度)而在江户(东京旧称)
筑造居家的大名(诸侯)们,竞相在宅邸里建造了偌大的庭园。据说其数量多达1000处。
虽然这些庭园在明治维新後不断地消失踪迹,但时至今天,东京仍然保留着可缅怀昔日江户面貌的庭园。
在此,造园学家第一人著称的进士五十八博士将解说大名庭园的由来和意义,以及其游乐方式。
采访撰文/JQR编辑部 摄影/高井朝埜

在景观与实用性之间取得完美平衡,正是大名庭园的最大魅力

大名庭园正如其名是武士门第的庭园。与僧侣,贵族的庭园完全不同,它不仅仅追求景观优美。例如此处的“滨离宫恩赐庭园”原本是将军家的滨御殿(海滨住宅)“滨之御苑”,此庭园内有两个名为“新钱座” ,“庚申堂”的猎鸭场,可猎鸭,狩猎。还有马场和射箭弓场。因为“常在战场”是武士的精神理念,每日精炼武艺是或不可缺的。因此,庭园内也设有这些设施以供武士使用。
  因为设想着战争发生时的情形,所以在结构与地域选定也都有战术上的考虑。被牢固的石墙包围,入口处以“枡形”(防御高架)方式建造而成的“滨之御苑”,正是城堡的格局。从江户城至山下濠沟,再从筑地川顺流而下可抵达海滨的泊船处,紧急时可出外洋。换而言之,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可以脱逃。

进士博士表示,想要特别以禅宗或佛教思想来解说日本庭园的话,反而令人费解。庭园是一个游园者放松游乐的地方。第一步可从享受庭园的乐趣开始。

  虽说如此,武士也不是一味地只追求打仗。如“和战两样”(和平与战争两手准备)一语所言, 除了战争以外,他们还有通过外交款待方式来促进事态进展的谋略。因此,武士极为重视做为交际舞台的庭园。
在“滨之御苑”中,有“中岛之茶屋” ,“松之茶屋”,以及最近完成重建的“燕之茶屋”等茶室,做为社交与款待客人的场所。在此可享受品茶,品酒,料理,当然也聚集着女子。庭园不仅拥有欣赏风景的高雅层面,也是政治战略的舞台,以及享受多种娱乐的地方。这些因素构成江户时代的多元文化。

  大名庭园拥有广大的建筑土地,其造园也需要长时间来完成。小石川后乐园是水户德川家始祖德川赖房,在宽永6年(1629年) 建造于江户的中屋敷(后来为上屋敷),并由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圀完成。
  滨离宫恩赐庭园最初是江户幕府将军的猎鹰场,第四代将军德川家纲的弟弟─―松平纲重在承应3年(1654年)从将军处拜领这片土地,填海造地而建成的别墅。其后,经过历代将军几次的造园和改修,在第十一代将军德川家齐时,基本形成了如今的模样。
  而六义园是柳泽吉保于元禄8年(1695年)从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处拜领的土地上,花费七年岁月打造的庭园。

正因兼具实用性与功能性等因素,才能体现美感

  在造园文化中特别被重视的是““用”与“景”的协调”─― “用”代表实用性,“景”则代表景观,观赏性。两者的平衡与其用心是造园的基本姿态,这在所有庭园都是共通的。通过“用”与“景”的统一协调,始能产生“美感”。
在大名庭园中所谓的“用”并非仅限于军事目的,还包含医疗,食品,农业,在庭园内设置了草药园,菜园,梅林,茶园,井田制水田。它更做为殖产兴业的实验平台,青木昆阳就曾在“滨之御苑”进行过红薯的栽培实验,即为现代人所说的产业振兴。当时的执政者不分产业,文化,艺术,教育等领域,必须将所有都列入视野通盘考察。换而言之,大名庭园是支撑武士社会追求各种目的的实践场所,是一个尽到各种职责的开放式空间。

庭园的基本理念在于包围空间,并将理想世界缩小重现

  建造庭园需要从“包围空间”开始。庭园在英语中称为“Garden”,即“Guard”(防御)的地方。以石墙,围墙,濠沟等各式各样的方法来包围。规模最大的包围方式就是以山围绕,可称为“小宇宙”的盆地。“围”是人们可以安心生活的基本空间条件,也因为如此,日本的古都皆坐落在盆地。
  以围绕方式确保安全,在其中筑建理想乐园(伊甸园)。所谓的理想,根据时代不同而有所相异。在古代,只是简单地祀奉神明与佛祖。到了近代,人们拥有财力与技术之后,开始展现自己憧憬的世界与风景。例如,小石川后乐园里,建有日本与中国的名胜地。设置了蓬莱岛与竹生岛的“大泉水”,既表达海,也表现为琵琶湖。此外还将富士宫的白线瀑布与中国杭州的西湖河堤等知识阶层都能理解的名胜,巧妙地配置于庭园内。当然,不是原有尺寸,而是将其缩小,称为“缩景”。在围墙中将理想乐园以缩景方式体现,这是日本庭园独特建筑方式的根本。
  距小石川後乐园约70年后建造的六义园,其中的“出汐凑” ,“藤代峠”等名景,是将《万叶集》,《古今和歌集》中所咏唱的八十八个名胜风景以“缩景”方式体现,可称为“和歌世界的主题公园”。仅仅是主题不同,和迪士尼乐园,环球影城的方法论是一样的。在被围绕的庭园中,造园者充分运用和汉文化修养,再现理想世界。

建造与外界相连的雄伟景观

  不仅可以眺望庭园外部,还将外面的山林与塔台等景观活用为庭园的主要背景,此方法称为“借景”。人们经常处于被包围的环境中,就会产生想与外部相连的强烈渴望。生活在江户锁国时代的民众憧憬国外。封建时代的大名们,各种日常生活与社会活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处同精神上被包围的状态下。就连将军也是如此,德川家齐(1773~1841年)频繁地造访,游乐“滨之御苑”,想必是为了逃离喘不过气的生活!在此庭园中得以解脱的德川家齐变得精神焕发,还生下了53个儿女,这应该是庭园所拥有的最大效果吧(笑) !听起来好像是开玩笑,但我这么说有一半是认真的。有许多人认为庭园只是其中被保存的文化财产,但这是不妥当的。庭园就是一段生活史。学习了这段历史才能理解社会与国家的存在方式。穿梭于文化,时代,社会之间,才能理解其整体面貌。
我有些离题了,但这里想要强调的是,庭园的“空间力量”其实是非常深厚的。此力量原本更多,但其景观价值现在被周边建筑的现代高楼大厦大大地损害了。
  例如,从这里(松之茶屋)眺望“潮入之池”时,后面可看到以土堆筑造的人造“庭园士”(在庭园里缩小重现的富士山)。与后面的高楼大厦相比较的话,它看起来并不像富士山,但在江户时代,庭富士的景观正如同真正的富士山。将“潮入之池”以前作为“近景”,“ 庭富士”相当于“中景”,而“远景”的品川沿海上则有层层叠叠的好几艘帆船摇曳着。然后,在其后面则耸立着真正的富士山。如此一般,精确地计算近景,中景,远景,超远景的重叠方式,来构成完整风景。大名庭园的精彩绝妙在于,将外部风景作为“借景” 融入其中,而得以完成的美。
  请大家想像这样的风景!您不认为这样的景观就像一幅画一般,非常地雄伟精彩吗?这幅与自然相协调极具艺术价值的风景,却被毫无考究下建筑的现代高楼大厦毁于一旦。现今的“滨之御苑”以高楼大厦为背景,其价值已经降到江户时代的千分之一以下。值得日本骄傲并无可取代的近代文化,就这样逐渐丧失。

采访在滨离宫恩赐庭园的“松之茶屋”进行。据博士说,在江户时代可在“潮入之池”的远方品川沿海上看见帆船,还有更远处的富士山。
围绕庭园的石墙与濠沟

滨御殿也扮演了和江户城的“出城”(筑于主城周边要害之地的城堡)同样的作用,因此以大型的小松石构建了枡形的城门,形成“大手门”(城堡正门)。正可谓是整装备战的庭园。

主角是浓荫绿树,展现四季的是花草与红叶

  庭园的主角,归根结底就是树木。若不是经历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岁月更迭时光积累的树木景观,是无法呈现出的美感。
  作为庭园的主角,最适合的莫属独立一株的树木,它们被称为“一株松”或“三百年松”,都是拥有颇具个性的完整树形的树木。独立树以外,另外一种是为了制造统一景观的树林。例如,小石川後乐园的大泉水象征大海,所以在池塘周围的松林种植了黑松。
  从小石川台地的植被而言,本来应是赤松,但黑松林能展现出海岸风景。最后则是围绕庭园的厚重树林。树木将庭园包围起来,以这些绿意作为墙壁,将庭园内部与外界隔离,使园内形成一个独立的小宇宙空间。
  这些树木成为主角,营造了庭园的骨架,同时,开花的树木和美丽的红叶则演绎着四季风景。有梅花,樱花,杜鹃花,紫藤花丶绣球花,红叶等等。
  日本庭园以自然风景作为根基。亚洲季风吹拂产生的常绿阔叶林,构筑为绿意盎然的背景。因为湿度,温度较高,适合植物的生长。维持庭园的景观非常重要,因此需要摘除杂草,并抑制树木的成长。所以剪定整姿与修剪枝叶的技术发达起来。日本庭园之美,也是经人手进行修剪养护之美。
  最后则是地被植物了。覆盖地表的地被植物,即是草坪。草坪从平安时代就开始被使用,到了江户时代,更多用于大名庭园中。以前的京都庭园几乎不使用草坪,而大多使用青苔做为地被。大名庭园拥有开放的广阔空间,又具备良好日照条件,因此比较适合种植草坪。

进入小石川后乐园之前的水户藩中屋敷前内庭(上图)。两座桥后面曾经有一个很大的唐门。穿过唐门,就是小石川后乐园。此后是木曾路。穿过苍郁的树丛(中图)往前走一段路,大泉水(下图)跃入眼帘。博士表示,游园者从完全昏暗的山路突然看到出现的广阔水面时,都会惊艳于如此精心设计的庭园。

为玩赏庭园而配置的各种体验时间的机关

  在大名庭园中,为了更进一步玩味风景,设置有巧妙控制时间的种种机关。从微小时间到长时间,各式各样。
  微小时间的例子是庭园路径。行走于小石川後乐园时,不时有飞石,分为双向,爬山,入池等,庭园的路径模式极为复杂。如同电影一般,在造园时也是故意朝着行进方向,有意图的改变景色。如果设有稍大的飞石,游客则会在那里自然地停下脚步,欣赏脚下地被植物的情趣,眺望池塘,岛屿,瀑布等如同画一般的景色。登山后气喘吁吁,环绕水边时便可悠闲地调整呼吸,为了让游园者玩味动与静的心理变化,因应地形设计了庭园路径的“曲率”,即设计弯曲部份缓急大小之半径。
  路面也是如此,从“铺路石”变化为“飞石”, “延段”(铺设天然石或切石为直线状通路) ,“瓦片”, “碎石地”, “裸露地面”等。在探究飞石时发现,它以9步与12步为终点,或突然的结束,并无一直延伸下去的道路。若是碎石地便可大步地快速前行,但若到飞石处,就必须一步一步谨慎前行。若行人在街道步行的速度以每秒1.3米来计算的话,那么庭园内的路面,则是每秒约0.7米左右的缓行。通过赋予庭园路径这些变化,来实现享受步行乐趣,眺望景观之情趣。
  此外,路面不同,脚步声也会产生变化。当时的人们穿着木屐或草鞋。步行时足下演奏出的音调,其节奏因人而异,他们以此为伴奏巡游庭园。如此这般,精心构想时间与身体动作,连同声音与风景的变化也交叉其中。可谓是为了享受风景而形成的路面节奏。这就是微小时间的变化。
  和微小时间相比,较长的是早晨与夜晚。为了展现美丽的朝阳,夕阳和夜幕,在灯笼与火把上颇费心思。例如思考将其伫立在山上好还是池畔好?而日出与日落的角度与情形也相当重要。
  接下来则是春夏秋冬。日本的花牌,描绘了从1月至12月各季节的动植物。如4月的“紫藤花与杜鹃鸟” ,7月的“荻花与野猪”等,结合动植物和活动,以呈现出季节感。而在日本庭园的栽植树木,并非只是由绿到红再到白的单调色彩变化,而是充分活用了微妙的绿色季节变化。从萌芽,新芽,再从新绿至深绿,进而变成黄叶,红叶,落叶。而栽植针叶树作为背景,以便更凸显从红叶至落叶的时光转换。
  除了呈现细微时间的累积以外,另一方面,也灵活展现了10年,100年,1000年规模的变化,使人能够悠闲地品味岁月之重。换用中国式的说法,则为“景观十年・风景百年・风土千年”。

仰望作为主角的树木――“主木”

滨离宫有“三百年之松”,小石川后乐园有“一株松”(图片),六义园有“枝垂樱”。在庭园内,常常将老树·名树等有个性的树木配置于庭园景观的中心位置。它们各自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扮演着庭园的主角。

“阴影礼赞”与“经年累月”之美

  大名庭园不可或缺的建筑物便是茶室建筑,因为其屋檐遮荫越深广,所形成的阴影就越深沉,而且可观赏来自池塘的反射光线在屋檐的天花板摇曳的姿态。屋檐越深广,外面就越明亮,而茶室内则较阴暗。还有其中间部份,大致可形成5~6层的阴影浓淡。此情景在谷崎润一郎《阴影礼赞》一书中有所描述。从茶室眺望的景色,或从茶室院子内看到的景色也是如此。当阳光灿烂地洒落,或淅淅沥沥降雨之际,屋檐遮荫越是深广,就更能深度品味风景之美。因下雨而变得朦胧的庭园风景,正因为有和风建筑的存在才更能深入人心。

眺望,横渡,玩赏飞石

庭园路径呈现出多种姿态。需要注意脚下路况,而必须一步一步小心踏过的飞石,其配置样式令人赏心悦目,亦可体会步行速度,步伐幅度的变化。

  日本人经常说的“侘”(WABI,简素) ,“寂”(SABI,幽寂),若以我的方式向外国人简单易懂地说明,则称之为“经年累月之美”,换而言之,是岁月累积所酿成的美感。“寂(SABI)”一字原本是自然或天然的“然(SABI)”,有自然而然之意,正如其意。意指经历年月的积累而适当地,确实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庭园因为是人工建造的,起初因为是新建筑的缘故,会感觉不自然。如何使其与自然融为一体,则需要时间的积累。
  给建筑物涂上油漆,在日本是行不通的。原木一旦沾染雨露,就会逐渐褪色变为灰色,日本人就是追求此美感。英国人称之为“风化”(weathered:因雨水与阳光变的褪色,变色,而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之美。刚建成时的“燕之茶屋”的原木虽然极为美丽,但它的美却与周围风景格格不入。其后经历风吹雨打,经年累月,原木变成灰色或棕色,而屋顶也布满青苔之际,才使日本人感动不已。我认为日本庭园的特色与其最终价值在于“时间之美,歴史之美” ,“经年累月之美”。
  “时间之美”意谓着在庭园刻划年轮。树根的盘根错节和交缠隆起,长满青苔的石头,“蕨手(屋顶上的卷曲装饰纹样)”的残缺或风化了的石灯笼,腐朽的茶室与亭屋(用餐的房屋)。还有因为四季光线照射和微风吹拂下形成的变化无常的美丽风景……我们便在其中投射自己的人生。请大家务必前往探访江户庭园,亲身领略它们的情趣并体会其意境。

《日本的庭园》(中公新书)

PROFILE

进士五十八
农学博士,造园学者
1999〜2005年曾任东京农业大学校长。历任日本造园学会长,日本都市计画学会长,东南亚国际农学会长。东京农业大学名誉教授。2007年获紫绶奖章,2015年获授绿的学术赏。著作有《“农”的时代》(学艺出版社),《日本庭园的特质―样式·空间·景观》(东京农大出版会),《日本庭园―造景―造景的技与心》(中央公论新社)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