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回:以成為耳鼻喉科醫生為目標之際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我走過的每壹天

在夢想的途中

攝影/管洋介 撰文/JQR編輯部

_JQR0246

因為喜歡手術,原本想進入腦外科,
卻選擇了可以獨力完成一切的
耳鼻喉科醫生。

  我考了幾間醫學院,但是最後只考上了慈惠會醫科大學,原本覺得考試順利的大學卻落榜,反而考上覺得考得不好的慈惠大學,實在是不可思議。

  當時的大學課業較現在更為正統、鬆散,雖然我也是一直在唸書,但卻可以從容地享受學生生活。校內也有很多特別的老師,其中有不管學生在做什麼事,光是埋頭寫黑板的老師,這堂課的學生只記錄出席與否於點名簿,之後就一直在教室後面睡覺;而有一個解剖學的老師,則是一律在口試時當掉所有人,大概要4~5次才能通過這個考試,極為辛苦,由於不論何時都可以去考試,因此,在自己的時間方便時就會過去參加口試,然後大約開始講五分鐘之後,老師就會說「好了,你回去再唸書」。這位老師在新年時仍會受理面試。他們雖然很嚴格,但是也是壹位爲很爲學生著想的老師!

  醫學院的考試是一場持久戰,期末考期間大約會持續30~40天,而且醫學院是學院制,只要被當掉一個學分就會遭到留級,所以大家都拼死考試。當時除了筆試之外尚有面試,也可以說是一場與體力的奮戰呢!

  我在大學五年級時進了前三名,以獎學金生的身份減免了約十五萬日圓的學費,畢業時因為大學五、六年級的成績優秀而獲得了「臨床獎」。三、四年級時基礎學科優異則可以獲頒「基礎獎」,而整體成績優異則可以獲頒「慈大獎」,這三個獎的名額都分別只頒予一名。

_JQR0034

森山 寛

東京慈惠會醫科大學名譽教授
東京慈惠會醫科大學附設醫院前院長

東京慈惠會醫學大學名譽教授、東京慈惠會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前院長、美國耳鼻喉科頭頸部外科學會名譽會員、歐洲鼻科學會名譽會員、日本耳鼻喉科學會副理事長、全國醫學部長院長會議顧問。副鼻腔疾病内視鏡手術的國際先驅之一。

  我對基礎學科根本不感興趣,但臨床學科就可以直接與疾病面對面,才使我產生了興趣。事實上,大學五、六年級開始學習內科時,我感到疾病是非常切身的,藉由直接診察患者,感受到它相當具體化,因此才更有趣。此時,畢竟需要查詢病況,於是就心想如果自己再多唸點藥理學等基礎學科就好了。

  在臨床實習中有一位罹患腎功能不全的年輕患者,在洗腎時差點死亡,因此我住在診療室就近照護他一個禮拜。您不覺得洗腎很不可思議嗎?自己的血液在體內不停流動,排出血液內的老舊廢物,我仍舊記得自己在驚訝的同時一邊進行診療的情景。

  仔細地觀察患者的病情,研究病症背景為何的人大多朝內科去。我則因為喜歡手術,原本是想進入腦外科,但因為父親是耳鼻喉科,於是,最後想說那麼進耳鼻喉科好了。

  當然耳鼻喉科也是有它的有趣!既包含內科又有外科相關之處。一般人傾向於認為進行耳鼻喉科手術的人需要手巧,這都是謊言,因為我在小學時的畫圖課經常只得到「中」左右的分數。我也不擅長製作塑膠模型,但手術就不同了!

  我在1967年時進入慈惠大學,就讀醫學院的生活是一個美好年代,此時正逢日本進入高度成長期,大家都非常寬鬆,醫療經濟也沒有窘迫的現象,就算不用一一管理醫院的細節也可以賺錢,且當時全民健保也運作地非常順利,人人都可以去看醫生。而這20年來的醫療現場卻產生了極大的變化,是不是由於醫療、醫學的快速發展,使得學生們的學習負擔達到極限了?        (待續)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