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話長壽時代[第3期]

持續提供世界頂級
白內障手術的眼科醫師

赤星隆幸(三井記念病院)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m01

PROFILE

赤星隆幸(Takayuki Akahoshi)

三井記念病院眼科部長
1957年生於神奈川縣。於自治醫科大學畢業後,歷經東京大學醫學部附屬醫院眼科醫生、武藏野紅十字醫院等,1992年時擔任現職。以白內障手術的全新手術方式「水晶體預碎術」的發明者聞名。並兼任國外4所大學眼科客座教授。

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穆罕默德於2015年5月20日來訪日本,主要目的乃是為了參加在東京都內的大學所舉辦的演講與國際交流會議,但此行還隱藏了更重要的事情;這就是馬哈迪來接受三井記念病院(東京都千代田區)的白內障手術,而馬哈迪所委託的醫師則是世界級白內障手術權威─―赤星隆幸醫師。

採訪撰文/木原洋美 攝影/內藤SATORU 翻譯/王薏婷

沒有人願意接下的超VIP手術

m02

白內障是扮演眼球內照相機鏡頭功能的「水晶體」,隨著年齡老化造成退化與混濁,導致逐漸看不見影像的一種疾病。到了七十歲大約會有九成的人罹患這種疾病,亦稱為「難以避免的老化現象」。在日本國內給予人接受一日手術即可簡單治療的疾病之印象,但其亦是全世界患者失明的首要原因,它至今仍一年奪走約1800萬人的視力。
  雖說如此,身為一個國家的前首相,為何需要特地至國外醫院接受這項手術呢?馬來西亞醫生做不到?事實就是如此,做不到。
  年屆高齡九十歲的馬哈迪,因罹患有糖尿病與心臟病等多種疾病,雖然僅是白內障手術,亦伴隨著高風險。馬哈迪被國內外所有的眼科醫生拒之門外,唯一願意為他執刀的則是赤星醫師。
  將這個困難病例的手術變為可能的是赤星醫師於1992年發明的「水晶體預碎術」(Phaco Prechop),正如其名,在水晶體(Phaco)接受超音波乳化吸除之前,預先(Pre)將其剁碎(Chop),傷口1.8毫米,手術時間約3~4分鐘,不會產生任何出血,可將身體的負擔降至最低,患者亦能當日返家。這項手術安全且精準,是帶給身體負擔最少的白內障手術。透過這個方式,赤星醫師曾經在對難以持續仰頭向上的患者進行手術時,單眼僅需1分29秒即完成。
  在日本普遍進行的傳統手術方式,在水晶體尚是極大塊狀的時候就開始照超音波,因此手術時間需長達10~30分鐘,且超音波熱能與手術中的眼壓,亦會帶給角膜與視神經極大的負擔,其傷口大至3~6毫米;由於需要縫合傷口,亦容易使眼球歪斜產生「手術後亂視」。而赤星醫師解決了以上這些問題。

  以最完美的手術為目標,連細微的地方都有講究的白內障手術專用手術室。病患較多的時候,赤星醫師在這裡曾施行約60台的手術。他說道:「只要想到等待手術的患者們,我必須盡可能提供他們手術,但為了應付突如其來的事件,必須保留還能再做10台手術的餘力。」

凝聚工夫的「雙胞胎手術室」

  赤星醫師表示:「對於患者來說,這是人生僅有一次的白內障手術,因此我想盡量消除他們的不安,使他們能在輕鬆的狀態下接受頂級手術,我時常念茲在茲想將手術做到最完美」。
  而將手術做到最完美的型式之一則是此「雙胞胎手術室」,赤星醫師每天往返這個兩個手術室,達成一天可以完成60件,一年可完成9670件(2014年)驚人數量的白內障手術,「雙胞胎手術室」乃是為了進行安全且有效率所下的工夫。隔著術前準備室相連的手術室內,配備有相同的設備與手術器具在相同的位置,且有相同編制的團隊隨時待命。
  赤星醫師對躺在手術台上的患者溫柔地說道:「先生(小姐)您好,在緊張嗎?沒關係的,手術馬上就會結束了!」說完後,開始進行手術。患者僅接受局部滴眼麻醉,因此尚有意識,亦能說話。
  首先,利用特別訂製的超薄鑽石手術刀切開1.8毫米的角膜,沒有出血症狀,其次,使用專用工具「預碎刀」(Pre-Chopper) 將白內障病因的白色混濁水晶體切成四小塊,再透過如同極小吸塵器的超音波共振工具將小塊剁碎,並將其乳化吸除。

赤星醫師所發明的白內障手術
「水晶體預碎術」流程

①以「預碎刀」切開混濁的水晶體


②切成四小塊的水晶體


③以超音波將其乳化,吸除水晶體


④ インジェクターで眼内レンズを挿入

④利用「植入器」插入人工晶體

由1.8毫米切開口,植入6毫米晶體

  「我們將會在眼球施壓,您可能會感覺些許重力,但這是正常的現象喔。」赤星醫師為了與患者共同感受不安,盡量使其安心,而不斷與他們對話以進行手術;以顯微鏡透視患部邊動作的手指尖沒有絲毫的慌亂,而操作顯微鏡、導入超音波、控制超音波的吸除壓力皆是以腳部進行,赤星醫師為了感受操作踏板的細微反應,也不穿拖鞋,僅穿著襪子而已。赤星醫師亦用耳朵傾聽患者的呼吸節奏,一旦感受到患者的緊張,也會不擺架子地催促護士「握緊患者的手」。
  覆蓋瞳孔的白濁物體,瞬間就被除去。手術高潮則是在清乾淨所有角落後來到,以專用器具壓縮直徑6毫米的人工晶體,並一口氣將其從1.8毫米的切開口植入眼球內,恰如電光火石般的神速。
  赤星醫師並表示:「2004年於國際學會發表時,大家都瞠目結舌,懷疑是不是電腦繪圖(笑)。」最後步驟是完成晶體位置的微調,不需縫合傷口也會自然地癒合,在這個僅需3~4分鐘的手術中,患者的眼球不再混濁,恢復清晰的視野。
  因為此壓倒性的速度,使赤星醫師的手術獲得了「恰如F1賽車的手術」之稱號。手術越迅速精準,帶給眼球的負擔就越輕,而追求迅速亦等於追求品質。為了不帶給患者負擔,並帶給他們最完美的手術,赤星醫師利用可切開極小患部的「鑽石手術刀」、可切割水晶體的「預碎刀」、可順暢地從極小的傷口插入3倍以上直徑的晶體的「植入器」,以及在手術時僅露出眼球部位,可覆蓋患者臉部的「外科用覆蓋巾」進行手術,這些手術所需的一套工具皆是赤星醫師獨創開發的,這是因為赤星醫師自己可以看上眼的工具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緣故。
  其中「預碎刀」這個創新的主意,是來自於電視播映的電影中,赤星醫師看到在岩石上佈置炸藥並使之爆破的場景,靈光一現的發想。
  赤星醫師認為:「(如同炸藥般)在水晶體核上插入發射出超音波的銳利鑷子,再切開的話,應該可從內側漂亮地割開。」

以分解手錶再組裝回去為樂的少年時代

手術室內的螢幕放大投射出眼球內部。已完成植入人工晶體的手術,瞳孔變得漂亮又清澈。

  赤星醫師在少年時代時家中極為貧窮,因為家裡買不起塑膠模型,於是以自己製作鐵路模型,並分解手錶再組裝回去為樂。發明出全新手術方式的創意,大概是在此成長過程中培養出來的。
  近幾年來,赤星醫師的力作是「角膜標記器」(Electronic Toric Marker);這是在插入矯正亂視用人工晶體──圓環體鏡片(Toric Lens)時,可正確測量並標記亂視方向的一個工具。這14年來,接受赤星醫師手術的患者中,有37%皆受此工具之惠而能使用圓環體鏡片。

用於手術的「預碎刀」、「鑽石手術刀」、「植入器」等工具皆是赤星醫師所獨創。

   以往,因角膜標記需要高度的技術與棘手的工夫,所以沒有任何眼科醫師願意使用圓環體鏡片。雖然當時有販售可以簡單進行標記的儀器,一台價格卻高達數千萬日圓;赤星醫師則在秋葉原的相機量販店,以4000日圓購得的相機用水平儀做為零件,開發出以僅僅數萬日圓成本,卻相較於數千萬日圓的儀器,能更簡單、迅速地完成標記的工具。
  對赤星醫師來說,最優先考慮的一定是「進行對所有的患者來說最理想的手術」。因此赤星醫師所開發的工具,包括此項儀器,幾乎沒有申請任何專利。赤星醫師從小時候眼睛就不太好,經常往返眼科的他,夢想是想成為如同治療自己眼睛的醫師,以及他所尊敬的醫師阿爾伯特・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一樣「試圖治療所有有眼疾的病患之醫生」。
  赤星醫師表示:「將這個手術方式拓展至世界各地,多救一個有失明危機的病患就是我的夢想。若因申請專利而使手術工具變貴,豈不是讓開發中國家的醫生與醫院皆難以透過這些工具進行手術了嗎。」

(上圖)患者在接受手術後,為保護眼睛而配戴塑膠製護目鏡回家。
(中圖)在患者非常緊張時,赤星醫師會指示護士緊握患者的手。
(下圖)在手術室經常穿著襪子。據說穿著拖鞋就無法進行細膩的操作。

世界公認的權威,在日本卻是名不見經傳

  赤星醫師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此「水晶體預碎術」(Phaco Pre-Chop)現在已被採用並普及至世界中66個國家。三井記念病院國際化準備室表示,如馬哈迪從國外而來的患者,也以遠遠超過醫院預估的幅度增加中。
  當然,因日本國內的患者也慕名而至,手術經常要等待半年至兩年半。赤星醫師表示:「透過1500家以上的開業醫生介紹患者。由於我想更迅速地替更多患者施行手術,因此也致力凝聚工夫與診療法,亦提供365天全年無休的服務。」
  這或許有點不可思議,在日本國內眼科中「水晶體預碎術」卻是名不見經傳的存在。赤星醫師說道:「我在剛開發此手術時,於學會的研究發表與公開手術等活動中,非常拼命地推廣這個手術方式,但不但無法獲得大家認可,還受到嚴厲的批判。」受到反對的理由是:「一旦手術時間縮短,大家就會認為白內障手術過於簡單,最後,保險點數也會隨之下降,眼科醫生的收入不就減少了嗎!?」赤星醫師表示:「他們所反對的並不是因為手術品質,而是批評這些完全意想不到之處,我真是對日本的學會太失望了。」

今年赤星醫師被表彰為「對約旦的白內障手術貢獻最多的眼科醫師」,旁邊是約旦皇太子。

  在日本國內受到不相稱冷淡待遇的赤星醫師,於世界的評價卻是持續居高不下。以國際權威之美國白內障屈折矯正手術學會為首,赤星醫師獲頒來自歐美、亞洲各機構為數眾多的榮譽獎項。在眼科領域中,也是第一位在世界最權威的美國學院國際學會公開進行白內障手術的日本人。
  現在,赤星醫師著眼於此手術方式的普及,為了演講、公開手術往返世界各地,就算是單程就需耗費三天的亞馬遜內陸或政治情勢不穩定的地區,只要受到邀請,赤星醫師就一定身先士卒前往,據說也有多次遭遇到性命危險的時候。

於巴基斯坦進行的公開手術以視訊拍攝,與學會會場同步連線。

不害怕恐怖行動,往返於世界各地

2006年11月於伊朗德黑蘭演講時的情形。

  赤星醫師回想道:「我前往斯里蘭卡時,正要踏出玄關時面前發生了一起自爆恐怖行動,我也被爆風炸飛。原本應是我乘坐的車子周圍變成一片血海,這真是千鈞一髮。」
  即便如此,他還是一點都不害怕,也沒想過要中止活動,因為一般醫生無法治療的重症患者,以及想接受他直接指導的醫生們,都正在等著他的緣故。赤星醫師表示:「手術結束後,不但患者展露出美好的笑容,當地的醫師們也向我報告他們完成了困難手術的進步,這就是我最大的喜悅了。」

m14
生於1957年的赤星醫師,再過不到2年就要迎接60歲。他說道:「只要今後身體仍健康,仍打算至國外教導我的手術方式。以中南美、亞洲、中近東等發展中國家為主,將培養可以進行最佳手術的眼科醫生做為老後的志業。當然,我也將持續提供患者最佳的醫療。」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1)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