ビューワーで読む

JQR INTERVIEW – Claude Gagnon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JQR INTERVIEW – Claude Gagnon

 

 

日本看起來似乎變化很大,但其實本質上幾乎沒變

 相信有許多人還記得電影“KENNYtheKIDbrother”,以及那位蓄著鬍鬚、留著長髮,來自加拿大魁北克的導演。這位導演克勞德.蓋農(ClaudeGagnon),在日本的名氣比任何國家都要高。蓋農在日本拍攝的成名作“Keiko(1979)”,不但使他揚名國際,更加深了蓋農與日本的羈絆。他執導過許多作品,而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
“Kamataki”以及全片在沖繩拍攝的最新作品“KARAKARA”。後者描述的是一名退休後,為了追求精神上的平靜而從魁北克來到沖繩的學者,與一名為家庭生活問題所困的日本女性之間的故事。該片今年一月在日本上映後,佳評如潮,並獲得許多獎項。這次,克勞德.蓋農導演在東京接受了JQR的專訪,暢談他與日本的關係。

 在我二十歲的時候,一般的知識分子大多是去法國,但我的人生至今,從來沒做過和別人相同的事。當時我想要找到一個無論在文化、宗教、哲學及地理等各方面,都和我所熟知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國家。

 1960年代,我為了拍電影而離開名校,放棄研究傳統學問,而在1968年,我為了探求書本以外的世界,用搭便車的方式前往了墨西哥——當時墨西哥正在舉辦奧運,因此我想去見見世面。不知為何,旅途中,我突然發現我對於美國竟然一無所知,我對美國的認知,僅限於從書本上獲得的知識。當時,有一位黑人讓我搭他的便車,載我過橋後,還給我5元美金,因為他可憐那時沒有地方住,而在拘留所度過一晚的我。對於當年18歲的我來說,這個經驗跟我在書裡學到的知識完全不同。一個讀了沙特和卡繆,就以為自己懂得一切的年輕人,就這樣被丟到現實世界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來對美國人抱持的印象,至少有一部分是偏差的。
我在美國南部搭了一位開著皮卡車的男子的便車。那是一輛真正的皮卡車,男子戴著帽子、手持卡賓槍,一臉懷疑地望著為了追求當時的流行而蓄著鬍子和長髮的我。幸好我是個運動健將,而且很喜歡美式足球,因此當男子提到一位出身德州、在加拿大聯盟打球的選手時,我立刻回答:“Oh!Myfavorite!(我是他的球迷!)”於是博得了他的好感。他把我載到理髮院前,還給我一些錢讓我剪頭髮。我走進理髮院後,便躲在暗處看著他,直到他離開。這個經驗,讓我開始思考“人怎麼看別人,我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對我是一種啟蒙。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

Pages: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