ビューワーで読む

日本大家谈 – 在日外國人座談會 – 日本與長距離慢跑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春天是能夠出外伸展開生鏽的腿,重塑迎接炎夏心情的絕佳季節。無論是什麼運動都需要其特有的穿著及配備、運動場地、泳池以及對應的對手和朋友。但只有慢跑什麼都不需要,只要走到室外,接著起跑就可以了。不過當要跑長距離這樣的時間競賽時,還是必須將身體狀況做某種程度的調整,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毅力。日本人是個尤其熱愛慢跑的民族,無論是馬拉松或接力賽,都可見全國前仆後繼地熱烈為跑者們加油。學校裡也有馬拉松日的活動,電視上也會播出24小時馬拉松的節目。那麼,對外國人而言,在這個國傢慢跑是怎麼樣的體驗呢?在這裡,JQR編輯部邀請了三位慢跑超級愛好者的外國男性和我們分享《在日本慢跑》的話題。

 

Simon Bray
來自英國倫敦,來日邁入第十年。他跑了一輩子,直到來日後徹底為山地慢跑著了迷。
Andrew Flynn
來自美國紐約,10年前駐東京三年後離開,現在重新再次邁入第六個月的東京生活。4年前為了健康再度開始了慢跑。
Ron Choi
來自美國阿拉巴馬州,來日第8年。3年前開始認真慢跑迄今。

 

JQR : 各位為什麼想開始慢跑呢?

Ron : 我在高中的時候有跑過,但出社會之後漸漸沒再跑了。從那之後過了25年,也就是三年前朋友相約後又再度開始慢跑。然而在跑了2公里後便不堪負荷,從此覺悟是時候該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了。從那時開始便持續跑步,現在的體重還比高中時更輕了呢。

Andrew : 我高中時有在踢足毬,但之後25年什麼都沒做,直到4年前跟我的兄弟談到,想著也應該保養身體時,才知道他從很久以前就堅持每年跑一次馬拉松。

全員 : 真的嗎?

Andrew : 就是這樣的,因為我們是個大家族所以平常不會太鉅細靡遺地交待彼此的事。不過,之後他教我赤腳跑步。

Simon : 我年輕時有踢過足球,接著接觸了網球。雖然長年以來都有持續慢跑,但並不是很認真地在進行。大概就是週末時在住家附近的公園跑跑步的程度。說到真正開始慢跑的契機是在日本呢,大約三年前開始愛上在高山上慢跑。

JQR : 那麼是在哪裡進行的呢?

Simon : 第一次是樂施會(Oxfam)舉辦的慈善山地慢跑活動,48小時內完成從小田原開始越過箱根山抵達富士山山中湖約100公里的健走行程。但在活動途中,我的目光總是被路過的跑者們吸引著,感覺山地慢跑是非常有魅力的事所以也試著跑了。第一次下山時,那種混雜著極致的恐怖和興奮的感覺至今仍令我無法忘懷。從那之後,我便中了山地慢跑的毒了。

JQR : 不過為什麼不是其他運動而是慢跑呢?

Andrew : 因為這是人類最自然能夠完成的事啊。

JQR : 如果那樣說的話,走路呢?

Andrew : 可是走路便沒那麼有趣了。

Ron : 也沒辦法像跑步一樣跑得遠。

Simon : 只有慢跑才能做到、單走路無法做到的事也是有的,那就是“出神狀態”,對我而言那就像被催眠一樣,明顯地血液流動加速,好像有什麼要破繭而出的感覺。

 

 

JQR : 各位現在所談論的,是否就是所謂“跑者的愉悅感”呢?

全員 : 正是如此。

Ron : 跑長距離時,當腳持續踩踏地面,自然而然便會刻印上某種節奏。就我而言,我每個星期六早上一定會跑30公里以上。跑著的大約2-3小時就能感受到那種節奏和腎上腺素。

JQR : 但只要是運動,不論哪種都能達成那種狀態吧?

Andrew : 不過只有慢跑時能夠一個人獨處。

Ron : 慢跑雖然包含了某些簡樸的元素,但它也不僅僅只有這樣。它也是將人從平日累積的壓力中解放出來的好方法,至少對我來說精神上幫助良多。我的工作複雜又辛苦,回家後還有三個孩子要照顧,跑步時只要集中於跑步就好,可以暫時忘卻我生活中的那些日常瑣碎雜事。

Andrew : 有些人利用慢跑的時間冥想,也有些人利用這時間思考解決問題,那是因為這段時間不會被打擾。

Ron : 而且不需要為了慢跑特地去準備些什麼,只要穿上鞋出外就可以了。

Andrew : 但是Simon的話,慢跑是有必需品的吧。

Simon : 沒錯,在高山上慢跑時必須自給自足,所以有些必須隨身攜帶的東西,因為路旁並不會有便利商店和自動販賣機啊,而且下雨或下雪時的裝備也是必須的。

Andrew : 食物也是呢。

Simon : 第一次去山上跑的時候我帶了減肥餅乾,但經過4小時後,那種餅乾的熱量根本不夠,使我根本無法繼續跑下去。透過這次,我學到了一次非常刻苦的經驗呢。

全員 : (大笑)

Andrew : 不過日本的“Calorie Mate”非常不錯。

Simon : 透過吃它就可以很輕易得知是否處在脫水狀態,當它黏在你口中且不易吞嚥的時候,就知道你的水分不夠了。

Andrew : 但我不覺得它是為了這種用途被發明出來的。

全員 : (大笑)

JQR : 慢跑時每次都是一個人嗎?

Simon : 去山上慢跑時,最好一定要找同伴一起。

Andrew : 沒錯,但是我和同伴一起去時,在車上還可能會聊天沒錯啦,不過開始跑後因為他的速度太快了,導致我們的確是「一起去」,卻不是「一起跑」呢。

全員 : (大笑)

Ron : 對我來說,一個人慢跑還是自在一些,因為這是唯一一個專屬自己的時間啊!如果和別人一起的話,總是必須聊天或者炒熱對話氣氛的吧。因此,特別是在因為工作上有了難纏的問題而失眠的夜晚,我會半夜一個人出外跑步,回家時便會很清爽呢。

Simon : 我會在下班時從上班地點跑回家。距離只有10公里所以不需要花上一個小時,對解除壓力是非常棒的。

Andrew : 這樣說起來,我們正在做的“慢跑”,和那種在公園邊聊天邊跑步的慢跑是不一樣的。那樣的慢跑說起來,其實更貼近於“社交型慢跑”的感覺。

JQR : 各位的意思是說,要達到像各位那樣高強度的慢跑水準,需要什麼特別的訓練嗎?

Andrew : 重要是將在一定時間內慢跑的距離漸漸拉長。首先維持一個固定距離,再每週逐漸加長距離。想要跑得更快,或者說跑得更好,就是這樣而已,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捷徑。

JQR : 那麼,意思就是說不需要特別做其他運動來鍛鍊身體嗎?

Simon : 我有騎腳踏車。

JQR : 因為對慢跑有幫助?

 

 

Simon : 不是,只是為了代步用的。

全員 : (大笑)

Andrew : 如果是專業的精英跑者的話,的確需要為了縮短時間提升成績而進行特別的訓練、或在食物上作特別攝取; 但如果不需要達到那個程度的話,只要加強軀幹的強度就好了。

JQR : 可是,譬如說在學習赤腳慢跑時,難道也不需要特別的練習嗎?

Andrew : 是的,只需要慢慢地開始就可以了,因為它是慢跑中最自然的跑法。

Ron : 我的話則是很自然地開始了赤腳慢跑,一個月大約跑120公里,就馬上找出了不會使膝蓋負擔的方法。

JQR : 那跟一般的慢跑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嗎?

Simon : 差別在於是產生負擔的部位是關節還是肌肉,我是穿著2毫米薄度的五指鞋跑的,像這樣的跑法,主要使用的部位是小腿肌肉。在NIKE推出氣墊慢跑鞋之前,大家都說用小腿肌肉跑步的話能自然創造出適合慢跑的腳。

Andrew : 使用氣墊時,腳不會接觸到地面,所以感覺很好,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由地面推回來的反作用力其實在不經意間已經給我們的膝蓋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JQR : 日本的慢跑運動怎麼樣呢?和其他地方比起來呢?

Andrew : 我在紐約時常常去跑中央公園的常規慢跑路線,幾個月前來到日本後,雖然競賽部分只去跑了一次。不過卻開始了山地慢跑的新體驗,這真的非常棒!

Simon : 我則對東京難以忘懷,電車每天早上從200公里遠的地方將人運往都心,週末時搭乘同樣的電車不用一小時便能去山邊,再走30分鐘後,便能遠離文明的喧囂。這樣的情況在平地的倫敦是不可能發生的。

Andrew : 在日本,山地慢跑的機制被非常好地建立起來了。各種公里數的路線都有,地圖也非常詳盡。

JQR : 在都市的街道上也會慢跑嗎?

全員 : 是的。

Ron : 有個在日本與其他地方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交通規則。

JQR : 為什麼這麼說呢?

Ron : 我最近參加了慢跑社團,所有人在遇到交通燈號時都會停下來踏步,而在日本任何轉角都有交通燈號……

全員 : (大笑)

Ron : 在沒有任何人的狹窄巷弄裡也會停下來待機,這在美國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不過的確這樣才是安全的呢。也因為如此,約20公里的路程卻花了6個半小時。

全員 : (大笑)

Ron : 是這裡有著非常多的慢跑社團,而我發現其中有著非常豐富的行程,像是7寺社巡禮或山手線、東京馬拉松路線等等,這真的很棒。

Andrew : 我覺得很好的是,在東京有許多河川,而在河川沿線一定有小徑供人通行。

Simon : 山中慢跑時可以欣賞很多風景。一般道路慢跑大約20公里,但山地慢跑則多有30公里以上的距離。被美麗的景色包圍著上山下山是非常美妙的體驗,這就是在日本慢跑的精妙之處啊。

 

 

JQR : 你們是怎麼參加東京馬拉松的呢?

Andrew : 其實我們並沒有參加。

全員 : (大笑)

Simon : 想參加的話,你必須要有好運氣,或者……捐獻。我們參加的是慈善慢跑活動,所以需要捐贈一定的金額以取得一個位置。

Ron : 我因為太過忙碌而忘了申請了,所以我必須要捐獻一些才能在慈善隊裡取得位置。

Andrew : 希望參加的外國人都會被優先錄取的,但是很遺憾地這次的東京馬拉松我並沒有趕上申請時間。為了彌補遺憾,我上星期跑了一趟“極限馬拉松”,大略說起來這個“極限馬拉松”比一般的馬拉松賽距離增加了約2公里,的確是很有趣的呢。

Simon : 對了,我剛剛申請參加環繞富士山160公里比賽。

全員 : 太厲害了!

Ron : 話說回來,東京馬拉松還是非常棒的。有許多穿著特製服飾的人,使馬拉松賽看起來不是那樣辛苦,反而像是一場大型慶典一樣。也有穿著宗教領袖的服飾後赤腳跑完全程的人呢。路程中還能看到東京鐵塔和晴空塔

Simon : 但是我們兩個得穿著慈善T恤去參加了。

全員 : (大笑)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