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晉升為「真打」

志樂乃劇場 - 第六席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Shirano

今年的12月1日,我將晉升為「真打」(譯註:落語中壓軸登場者,為落語家的最高階級)。我是在1998年3月10日正式拜師學藝的,因此等於是在第15年晉升為真打,在落語界中,這樣的時間還算恰當。一個人想要成為落語家,首先必須先挑選自己想要拜師的「師傅」,也有些人只是因為認識的人推薦,連那位師傅的落語都沒有認真看過,就隨便拜師;不過最好的狀況,還是選擇令自己心生憧憬的落語家拜師為佳。

而你想要拜師的落語家,還必須具備「真打」的身份才行。反過來說,只要成為真打,便能收徒弟。一旦師傅願意收你,你就會成為「見習生」;過了一段時間,若被認定未來有可能成為落語家,那麼就能成為「前座」,具備前座的身份後,才能夠真正開始學習樂屋(譯註:後台休息室)的工作等,進行所謂的「修業」。再過一陣子,若被認可為足以獨當一面的落語家,便能晉升為「二目」,最後再晉升為「真打」。前面我雖然用了「再過一陣子」或「最後」等詞彙,但這些「再過一陣子」或「最後」的內容,其實會隨著各團體或門派而有若干差異。尤其是我們「志樂」門派,在家元(譯註:日本傳統技藝中最高權威者)辭世後的此時,更是不能鬆懈,針對這一點更加強化的時機也愈趨成熟。

說到晉升時的喜悅,其實從前座晉升為二目時的欣喜,可說是現在的好幾十倍,這應該是大部分落語家共通的感想。身為前座時仍屬「修業期間」,而晉升為二目,就等於從修業中被解放了。尤其是在表演完後的慶功宴上,還能坐在師傅的身旁,加入談話——這是在前座期間根本無法想像的事。登台時,原本只能穿著「著流」(譯註:非正式的簡易和服),但現在卻能穿上「羽織」(譯註:和服外套),甚或能穿上附有家紋的和服等等,總之充滿了令人歡欣的「變化」。

而晉升為真打之後,又有什麼變化呢?如前所述,除了可以收弟子之外,還能在落語表演的最後,擔任壓軸演出的工作。不過,這些對落語家來說,皆可謂是重責大任,並不是讓人能夠放心高興的變化。落語家拜師學藝的目標,並不是成為「真打」,而是想要盡情地表演自己所熱愛的落語。由於在前座的階段,還無法隨心所欲地進行表演,因此一定要晉升為二目才行。在這個階段,晉升正是最大的目標,因此達成時有多麼喜悅,自然不在話下。

然而,在一般人的認知中,「真打才是獨當一面的落語家」的印象早已根深蒂固,因此晉升為真打時,四周的親朋好友們比我本人還要高興。晉升為「二目」時,是自己欣喜若狂;晉升為「真打」時,則是旁人歡欣鼓舞。無論如何,這都是可喜可賀的事,在落語家生涯中,能夠晉升為真打的機會只有一次,因此我想要好好地品嚐這份珍貴的體驗。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