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與熊掌都想兼得的落語家…

志樂乃劇場 - 第二席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Shirano

我記得很清楚,在15年前入門的那一天,我的師父志樂就跟我說了,「無論是什麼都好,總之要成為一方的權威。」、「倘若只會說落語,是絕對不會紅的。」

這兩句話有它的危險性。怎麼說呢,因為這話不是不能解讀為「把落語放一邊,利用落語之外的特技來走紅」。也可能造成打著「立川流落語」的招牌,吃香於別的行業的結果。雖然這些都是受惠於立川談志所建立起的立川流這個品牌,但若一個不小心,是有可能將這一點忘掉的。最後則因為過得太舒服了,弄得也不再回頭去想自己原來的本行是什麼,開始全力以落語以外的本事謀生。這些其實都是直到去年為止,落語的演出評價一直不振的我的生活寫照。

志樂師父他在落語之外,同樣也是有多所經營。在我入門前他還和談春師父共組過一個叫做「立川男孩」的雙人團體,成為電視台深夜節目的常客,一時間還曾以「落語偶像」的身分上過週刊雜誌的彩頁。他對電影又有研究,因此在雜誌「電影旬報」上也有長期連載的專欄,甚至還曾為「男人真命苦」的DVD雜誌寫過解說。從落語宗師的影響到懷念老歌,無一不精通,使得師父也成了NHK電台特別節目中必邀的嘉賓。

那麼,難道說志樂師父也和我一樣,在落語方面的評價一直低迷不振嗎,剛好相反,他的落語評價可是勢如破竹的。曾聽過有人說「勢如破竹」的相反話是「味如好筍」,不過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了。

究竟當中差在哪裡呢。差就差在最後落款有沒有「落語」二字。簡單說,雖然「落語瘋」大幅改善了社會對落語的觀感,不過在那之前,落語的境遇可是相當不堪的。如果單只是覺得落語就等於「老土」,那還算好的了,其實大部份的人應該連落語的存在都不知道吧?我們立川流的宗師立川談志便是一直在和這樣的社會奮戰,希望能讓社會對落語刮目相看。我的師父志樂傳承了此番大志,而幫助師父實現心願的高田文夫老師,他所付出的心力更是遠超過了大家的想像。既然社會對「落語」毫無關心,那麼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引起全社會的注意,舉凡眾人注意力集中之處,就要用落語去挑戰。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落語受到矚目的過程,而這個過程也必須要成為讓落語本身得到改進的養分才行。或許有人會覺得「這種事還用得著說嗎」,不過一旦感覺到這個過程超出了自己所能控制的範圍,不難想像有些人在那個當下就會選擇逃避一途。這其實也不僅限於落語而已。

一路走到現在,我總算是對入門時所受教的那兩句話有了不同的體悟,瞭解到當中包含有「要拼命發揚立川流落語」這個大前提,以及「如果能做到光靠落語就走紅,那是很了不起的」這樣的解讀方式。不,或許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逃避不去正視它罷了。倘若一味只注意枝葉,而小看了樹根主幹的存在,那將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我現在已經有了親身的體會。無論結果會是什麼,先決條件就是要認真面對落語才是。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