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语在讲述的过程中不断进化

志樂乃劇場 - 第三席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Shirano

青山圓形劇場舉辦了一場名為「女子落語」的活動,演出者包括本人立川志樂乃以及來自偶像團體℃ -ute 的矢島舞美、鈴木愛理、岡井千聖這幾個人。原本的計畫是要“以娛樂節目的方式來呈現落語的排練過程”,由我在觀眾面前教授偶像女子團體如何來表演落語。不過,由於題目訂為「女子落語」,我覺得節目中還是要有一席落語比較好,於是便拜託矢島小姐事先排練了「貍之禮」,並在當天演出。

排練一共排練了三次,最早一次是在正式演出前兩週所做的那次排練,可以由此看出,整個過程都得在短到令人驚異的時間內完成才行。此外,對我而言,偶像表演落語必須是表演者本人、粉絲和工作人員三方都覺得「很好看」,才能算是成功,而絕非“從頭到尾的梗都沒有說錯”那樣的程度。

教落語的時候,我都會在被教授的對象面前演一節段子,請對方學起來,再讓他演一遍,以確定此人到底有沒有學會,以決定是過關了還是沒有。倘若雙方同樣都是落語家的話,只要大致順過一遍就行了,剩下來的就請對方自己斟酌添枝補葉,再拿到台上演出了。但這次不一樣,就算我要求對方“自己斟酌增補”,對方連個基礎都不知道,更遑論去增補什麼了。換句話說全程演出都必須由我來安排才行。我這裡寫說“必須”,可能會讓人覺得我是不得已才這麼做的,其實完全相反,我是巴不得能這麼做才好。

我的師父志樂稱這種替落語加工,讓它變得更好的過程為“進化”。他甚至還曾在觀眾面前這麼說過,「如果我的落語不再進化了,各位就儘管棄我而去別客氣吧」。“進化”就是這麼地重要,當落語家面對落語時,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帶著讓落語進化的信念才行。“進化”這個詞除了包含有創新的意義,不用說,它當然也包含了“理解過去舊落語的好,並努力在技術上做更細緻的呈現”的意義在裡面。我的師父志樂使這進化的速度得以加快的關鍵點,就在“舞台劇”。他自己擁有一個劇團,必須指導演員們的演技,而他花下的這一番工夫,全又都反饋到了落語上。一旦當上了團長,就得回答演員所提出的每一個問題,而且必須是能夠讓對方接受的答案。溝通順利的時候還好,碰到不順利的時候,就經常得和對方產生摩擦衝撞了。但好也就是好在這裡,徹頭徹尾為對方著想,並帶領對方,這樣的工作是真的很費心勞力的,但只要能有新的發現作為回報,這也同時會是一項令人欲罷不能的工作。

我心裡明白,自己的師父志樂為了讓落語達成“進化”是何等艱辛,而當我開始負責「女子落語」這個活動時,我發現自己好像也一點一點體會到這“進化”的感覺了。一旦掌握到屬於自身落語的進化方式,剩下的就只有起而行了。

到了38 歲,我似乎總算知道要如何讓自己成長了。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