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话长寿时代

通过早期发现攻克肺癌
PDT的成果与期待

加藤治文(胸腔外科医师)
新座志木中央综合医院

本期主題:中心型肺癌的治疗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m01

PROFILE

加藤治文(Harubumi Kato)

国际医疗福祉大学研究院教授,东京医科大学荣誉教授,新座志木中央综合医院荣誉院长
出生于1942年。1969年东京医科大学毕业后,1974年前往瑞典卡罗琳斯卡学院留学。历任东京医科大学副教授(1988年),主任教授(1990年),医院副院长兼大学副校长(1991年)等职,2008年起担任现职。此外也历任国际肺癌学会会长,日本肺癌学会总会会长,国际光动力学会会长,国际细胞学会会长等要职。

您知道对于早期肺癌,有一种使用内视镜,没有疼痛,而且仅需要三十分钟的治疗方法吗?它叫做“光动力疗法”(PDT)。开发了这个侵入性极低(没有对身体的负担)且费用便宜的治疗方法的人,便是加藤治文医生。年过七十的加藤医生,现在仍在为完善“早期发现,早期治疗”的理念,走在研究领域的最前沿。

采访撰文/JQR Medical编辑部 摄影/内藤SATORU

“马上就要开始治疗了。给您先喷麻醉。”医生对坐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患者这么说后,便拿出局部麻醉药利多卡因喷剂,向患者的喉咙喷雾数次。这是在进行食道镜或胃内视镜检查时,常用的一种麻醉药。
  接下来要进行的是针对六十多岁男性患者的早期中心性肺癌的PDT(光动力疗法)。该疗法是对于同类型肺癌,侵入性最低,且疗效最好的激光治疗法。

治疗开始仅30分钟肺癌便无影踪

03

  提到激光治疗,大家通常会联想到用高功率的激光将病灶烧除的画面吧。但PDT使用的激光功率很弱,即使将手罩在激光前,也几乎感觉不到热度,更不会烧掉病灶。
  患者在治疗的四小时前,已接受了肿瘤亲和性光化学物质的静脉注射。这种物质因为具有聚集于癌细胞组织的特性,用激光照射之后,不对正常组织造成伤害,而只选择并破坏癌细胞。
  在PDT开发者―加藤医生的注视下,一根直径约五毫米的支气管镜(内视镜)顺畅地插入了含着咬口器的患者口中,前端的镜头很快就到达了患部。监视器屏幕上显示出癌细胞所在的部位,因光化学物质聚集而发出红光。
  随着“开始照射”的指令,红色的激光照射而出,监视屏被令人炫目的光线占满。房间里只有哔哔哔的照射声在回响。“再从正面照射”,“朝十二点钟方向照射”加藤医生不停地作出指示。照射后确认患部的状况,调整照射角度,再度进行照射……如此过程反复不到二十分钟,治疗便结束了。
  “您看,很简单吧。现在癌细胞已经消失了。”加藤医生微笑着对患者说。

02

2015年10月,在新座志木中央综合医院进行的PDT手术。患者自己走进手术室。除了治疗用的激光设备以外,与一般的支气管内视镜检查没有什么不同。激光照射中,患者也不会感觉到疼痛或灼热。仔细看会发现,负责指挥治疗的加藤治文医生轻握着患者的手,像是在鼓励他。加藤医生看向监视器屏幕时,目光犀利,但看往患者时,却视线温和。手术开始30分钟后,顺利结束。

通过PDT治疗肺癌完全消失

04

左图为早期中心型肺癌的状况。中央处肿块为肺癌(鳞状细胞癌)。右图则为进行PDT治疗后的状况。肺癌完全地消失了。

治疗适用范围仅限于中心型肺癌

  2015年,日本人罹患肺癌的比率被大肠癌超过,而位居第二,但因癌症而死亡的人数,肺癌仍是稳坐第一的宝座,一年约有八万人会因此丧命。
  肺癌的种类主要可分为在较粗的支气管上出现的中心型肺癌,以及在靠近肺泡的部位出现的末梢型肺癌。中心型肺癌,因为隐匿于心脏之后,难以在胸部X光检查中发现,大多因为咳血痰,而进行痰细胞检查,或因为出现肺炎等症状才被发现。另一种末梢型肺癌,则一般没有症状,多在进行胸部X光检查或胸部CT时得以发现。
  此外,若以组织学形态来为肺癌分类,则大致可分为腺癌,鳞状细胞癌,小细胞癌,大细胞癌的四种。这与单一组织学形态的其他部位癌症大为不同。顺带提一下,中心型肺癌通常多为鳞状细胞癌与小细胞癌,末梢型肺癌则多为腺癌。本篇主题“PDT”则适用于早期的中心型肺癌。

重度肺气肿患者只有PDT才能拯救

  前面提到的那位男性患者是在五年前,因为重度肺气肿而就诊神奈川县某家胸腔科时,发现罹患肺癌。肺气肿又称COP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是一种因为各种因素使得肺功能降低,进而造成呼吸困难的疾病。有吸烟习惯的老龄人多发病。经过诊断,该患者左右肺都已有近九成受损,虽是初期肺癌,也不适合进行切除手术。因为同样的理由,主治医生认为会对肺造成负担的放射线治疗,以及会伤害身体的抗癌剂治疗法,均不适合此患者,因此委托加藤医生进行PDT,这个“唯一能拯救患者的治疗方法”。治疗效果也非常显著。虽然患者在其后的定期检查时,又发现了初期肺癌,但仅有一处。上次治疗的部位已经痊愈,而这次的治疗,也只花费不到三十分钟时间,即告结束。
  竟然只需三十分钟,即可治愈肺癌?!而且只要局部麻醉,也没有出血,手术后立刻可以自己走路回家……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让人目瞪口呆了。

PDT方法[図解]

05

①手术开始约四小时前,进行肿瘤亲和性光化学物质的静脉注射。②在喉部使用利多卡因喷剂,进行局部麻醉后,将支气管镜插入支气管。③透过支气管镜对癌症部位照射红色激光,选择性地消灭癌细胞。手术时间平均为30分钟左右。

希望能保住那为了切除“一”而被舍弃的“百万”

06

加藤医生在2003年在东京医大担任教授时,开设了临床蛋白质组研究中心。也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获奖者田中耕一先生(前排中)的协助。蛋白质组分析,是一种可全方位地分析蛋白质的解析法。而蛋白质的特性异常,通常与众多的疾病发生原因以及其进展状况相关。

  加藤医生是世界闻名的日本肺癌治疗界的最高权威,被誉为“超级医生”,“神之手”,经手的肺癌治疗超过一万次。而他原来所属的东京医科大学医院,也以在首都圈内顶尖的肺癌治疗成功率,而广为人知。因为研发出PDT,使得加藤医生世界闻名。PDT也因为治愈率超过85%,这一令人惊讶的数字,已成为世界性的初期肺癌标准治疗手段之一。
究竟是什么成为了PDT诞生的契机呢?
  加藤医生在70年代中期,前往瑞典卡罗琳斯卡学院留学,并在结束了对“肺癌的引发过程与DNA分析之研究”后回国,回到母校东京医科大学,并着手将其研究成果运用于肺癌的早期发现与早期定位诊断(判断癌症部位的诊断)上。1976年他首次在日本成功地早期发现了肺部鳞状细胞癌,并成功地进行了手术。
  加藤医生表示:“但之后我立刻面对了一个的巨大矛盾。初期的肺部鳞状细胞癌只要进行手术,就可以百分之百地治愈,但需要切除三分之二的肺部。如果把肺部鳞状细胞癌的大小比喻为一,那为了拯救生命而不得不切除的正常部分的体积,就是一百万。这也太不合情理了。因此我开始思考,能否研发出一种可维持肺功能的其他治疗方法。”

小时候就是好奇心强的发明家

07

加藤医生在肺癌手术执刀中时的景象。在其离任前一年的2007年,东京医大的原发性肺癌手术次数高达270例,在东京都内是仅次于国立癌症中心的手术数量。

  虽然加藤医生家里是医生世家,但因为是六兄弟中的老五,因此从小就在任其自由发展的环境长大。他自幼就具有好奇心强,并喜欢发明创造的一面,据说在小学六年级时,竟已独自开发出可在固定时刻打开收音机的定时器。因为在自己喜欢的领域自由地发展爱好,他虽落榜于国立大学工学院,但从小培养的精神使其成为一名医生,并且在面对矛盾与不合理的事物时,而大放异彩。
  “最早汇报了PDT临床实例的,是一位美国的兽医。为了探索PDT在诊断・治疗双方面的应用潜力,我去了美国,与那位兽医展开了共同研究。回国后,便与光学机器制造厂商合作,确认了PDT的可行性与安全性,在1980年进行了世界首例针对早期肺癌运用内视镜的PDT治疗,并取得了完全治愈的结果。”加藤医生说道。

08

(上图)2015年9月召开的国际肺癌学会(IASLC)会议上,发表其研究结果的加藤医生。(下图)加藤医生荣获国际细胞学会戈德布拉特奖等众多奖项。

中心型肺癌病例增加的中国也踏入“PDT时代”

  加藤医生表示:“PDT治疗是众多疗法当中,最便宜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也适用于健康保险。最近备受瞩目的免疫疗法所需药物的费用,大约是每个月150万~200万日元。一位患者一年大约得花上2000万日元。而PDT就算估得高一点,也只要100万日元左右,而且只需要进行一次治疗即可。唯一的并发症是因为使用光化学物质而引发的光过敏症状,而让人变得容易晒黑。所以在接受PDT治疗后,约有1~2周需要避免阳光的直射。但对于室内活动,完全没有影响,在欧美国家都不住院,直接在门诊进行治疗。”
  虽然加藤医生如此力荐,可惜的是现在在日本,实际受惠于PDT的患者,一年仅为100~200人左右。日本罹患肺癌的人数,一年约为13万3500人,其中被归类于中心型肺癌的病患约为一至三成。简单的计算的话,能够适用于PDT治愈的患者,应有一万人以上。
  但现实中受到以下几个原因的影响。1.目前要早期发现肺癌,仍有难度。(主动进行肺癌定期检查的患者不多)2.宣传上仍有不足之处。(知道PDT疗法的人数有限)
  “此外,或许也与肺癌中占最大比例的腺癌,PDT无法治疗一事有关。与主要因为吸烟引起的中心型肺癌不同,在推行禁烟的日本,更多的还是与吸烟关系不大的腺癌。因此在日本推广PDT,确实比较困难。但放眼世界的话,因受吸烟或大气污染影响而患上中心型肺癌的患者数量,十分庞大。因此可以说,今后世界各国对PDT疗法,会有很大的需求。”加藤医生说。

检查出癌症的徵兆再次创造世界新发现

10

加藤医生身为医师的座右铭为“借春风待人,拥秋霜自律”。在肺癌的研究道路上,一步一步前行,永不中断。

  加藤医生目前已经73岁高龄,即使退居二线也不足为奇,但他至今仍作为研究者,引领着世界前沿。
  在此之前,加藤医生除了开发・推广PDT治疗法之外,也为开发肺癌的早期发现与诊断相关的工具,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例如为了提早发现肺癌,可通过邮寄来进行咳痰细胞检查的“东京医大软管”套件,便是加藤医生的创意。
  而加藤医生在参加今年九月在美国召开的国际肺癌学会会议时,所发表的新发现更是震惊了全世界。
  加藤医生说:“通过CT检查发现了“肺部磨玻璃影(GGO)”的,大多可视为早期肺癌,如果在这个阶段进行治疗,几乎可以完全治愈。因为GGO有几种模式,我们的研究小组为调查PDT适用于哪种模式的GGO,而对通过内视镜手术切除的GGO与其周边组织样本,进行了蛋白分析。结果惊人地发现,被认为是GGO的部位周边组织,在显微镜下虽然看来一切正常,但蛋白质却已开始异变。因此我们提出了假设,癌症发生时,作为其前阶段,有可能出现蛋白质的异常。如果这是事实的话,我们便可以简单地预测癌症的发生和转移,从而能在以往不可想象的极早期阶段,对其进行治疗。此话一出,立刻受到很大的关注,因为这一发现,也为新药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可能性。”
  目前加藤医生除了在进行蛋白质的分析研究以外,同时也全身心投入开发以往凭借PDT疗法无法治愈的腺癌的新PDT疗法。
  “PDT除了治疗肺癌以外,也对早期的食道癌,胃癌以及子宫颈癌有效,也适用于健康保险。我相信它会在肺癌定期筛检的推广下,各类课题迎刃而解的今后,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虽然我也想放手交给母校的后辈们了,但为了患者们,我还是得继续努力。”  加藤医生笑着说,医学的进步,说不定能使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至100岁。若真是这样的话,加藤医生还有30年的时间。这个世界还需要着加藤医生。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