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话长寿时代[第3期]

持续执刀世界顶尖级
白内障手术的眼科医师

赤星隆幸(三井记念病院)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m01

PROFILE

赤星隆幸(Takayuki Akahoshi)

三井记念病院眼科部长
1957年生于神奈川县。自治医科大学毕业后,历经东京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眼科医师,武藏野红十字医院等,1992年起担任现职。作为白内障手术的全新手术方式“水晶体预碎术”的发明者而闻名。兼任国外4所大学眼科客座教授。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穆罕默德于2015年5月20日来访日本,主要目的是为了参加在东京都内大学举办的演讲和国际交流会议,但此行还隐藏了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马哈迪会在三井记念病院(东京都千代田区)接受白内障手术,而马哈迪所委托的医师则是白内障手术的世界级权威─赤星隆幸医师。

采访撰文/木原洋美 摄影/内藤SATORU 笔译/阿部罗洁

没人愿意接手的超级VIP手术

m02

白内障是眼球内扮演照相机镜头角色的“水晶体”,随着年龄老化而退化混浊,导致逐渐看不见影像的一种疾病。到了七十岁以后大约会有九成的人罹患这种疾病,所以也被称为“难以避免的衰老现象”。在日本国内,对其普遍印象是只要接受无需住院的当天手术即可简单治疗的一种疾病,但其实它是全世界患者失明的首要原因,至今仍一年夺走约1800万人的视力。虽说如此,身为一个国家的前首相,为何需要特地在国外医院接受这项手术呢?马来西亚医生做不了吗?
  但是,事实就是做不了。
  年届九十岁高龄的马哈迪,因患有糖尿病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虽说是白内障手术,亦伴随着极高的风险。马哈迪被国内外所有的眼科医生拒之门外,唯一答应为他执刀的便是赤星医师。
  将这个困难病例的手术变为可能的是赤星医师在1992年发明的“水晶体预碎手术法”(Phaco Prechop),正如其名,在水晶体(Phaco)接受超声波乳化吸除之前,预先(Pre)将其打碎(Chop)。伤口1.8毫米,手术时间约3~4分钟,不会产生任何出血,可将对身体的负担降至最低,患者亦能当日返家。这项手术安全且确实,是带给身体负担最少的白内障手术。通过这个方式,赤星医师曾经在对难以持续仰头朝上的患者进行手术时,单眼仅用1分29秒即完成。
  在日本普遍采用的传统手术方式,在水晶体还是极大块状的时候就开始照射超音波,因此手术时间长达10~30分钟,而且超音波产生的热能与手术中的眼压,也会带给角膜与视神经带来极大的负担。而其伤口大至3~6毫米,由于需要缝合伤口,容易使眼球歪斜照成“术后乱视”。而赤星医师解决了以上所有的这些问题。

以最完美的手术为目标,连细微的地方都有颇有讲究的白内障手术专用手术室。赤星医师在这里,多的时候,会施行约60个手术。他说道:“想到等待手术的患者们,就觉得必须尽可能多做手术。但为了应付紧急情况,我一般会保留还能再做10个手术的余力。”

凝聚工夫的“双胞胎手术室”

  赤星医师说:“对于患者来说,这是人生仅有一次的白内障手术。为了尽量消除他们的不安,使他们能在放松的状态下接受最好的手术,我总是想将手术做到最完美。”
  而将手术做到最完美的方式之一就是“双胞胎手术室”。赤星医师每天往返于这两个手术室,而这“双胞胎手术室”是为了安全且有效率地完成一天60件,一年9670件(2014年)惊人数量的白内障手术所下的工夫。隔着术前准备室相连的两个手术室内,配备有完全相同的设备与手术器具在相同的位置,而且相同编制的团队随时待命。
  赤星医师对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温柔地说道:“某某先生(女士)您好。紧张吗?没关系的,手术马上就结束。”说完后,开始进行手术。患者仅接受滴眼局部麻醉,因此尚有意识,也能对话。
  首先,利用特别订制的超薄钻石手术刀将角膜切开1.8毫米,没有出血症状。其次,使用专用工具“预碎刀”(Pre-Chopper) 将白内障病因的白色混浊水晶体切成四小块,再通过像极小吸尘器一般的超声波共振工具将其打碎为小块,并将其乳化吸除。

赤星医师发明的白内障手术“
水晶体预碎术”流程

①用“预碎刀”切开混浊的水晶体


②切成四小块的水晶体


③通过超声波将其乳化,吸除水晶体


④ インジェクターで眼内レンズを挿入

④利用“植入器”插入眼内镜片

由1.8毫米切开口,植入6毫米镜片

  “我们将会对眼球施压,您可能会感觉些许重力,但这是正常的现象哦。”赤星医师为了与患者一起感同身受,使其安心,不断的一边与他们对话一边进行手术。通过显微镜窥视患部,动作的手指尖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操作显微镜,输出超音波,控制吸除压,都是通过脚部进行。为了感受操作踏板的细微反应,脚上仅穿着袜子,不穿拖鞋。赤星医师还用耳朵倾听患者的呼吸节奏,一旦感受到患者的紧张,就会立刻催促护士“请握紧患者的手。”
  覆盖瞳孔的白浊物体,瞬间就被除去。而手术高潮则是在清除所有角落后来到。通过专用器具压缩直径6毫米的人工晶体,并一口气将其从1.8毫米的切开口植入眼球内,宛如电光火石般的神速。
  赤星医师并表示:“2004年在国际学会发表时,大家都瞠目结舌,怀疑是不是电脑绘图(笑)。”进行最后步骤细微调整镜片位置后,手术结束。不需缝合伤口也能自然地愈合。通过这个仅需3~4分钟的手术,患者的眼球就不再混浊,恢复清晰明亮的视野。
  因为此压倒性的速度,使赤星医师的手术获得了“宛如F1赛车的手术”之称号。手术越迅速精确,带给眼球的负担就越轻,追求速度即等于追求品质。为了不带给患者负担,并进行最完美的手术,赤星医师利用可切开极小患部的“钻石手术刀”,可切割水晶体的“预碎刀”,可顺畅地从极小的伤口植入3倍以上直径的镜片的“植入器”,以及在手术时仅露出眼球部位,覆盖患者脸部的“外科用覆盖巾”进行手术,这些手术所需的一套工具都是赤星医师独创开发的。因为可以满足赤星医师的工具,这个世界上不存在。
  其中“预碎刀”这个创新的主意,是赤星医师在看到电视播映的电影中,在岩石上布置炸药并使之爆破的场景,灵光一现产生的想法。
  赤星医师认为:“(如同炸药一般)在水晶体核上插入发射出超声波的锐利镊子,再打开的话,应该会从内侧漂亮地破裂开。”

以分解手錶再組裝回去為樂的少年時代

手术室内屏幕上被放大投影出的眼球内部。已完成植入眼内镜片的手术,瞳孔变得漂亮又清澈。

  赤星医师出身于贫苦家庭,少年时代,家里不能给他买塑胶模型玩具,就自己动手制作铁路模型,并以分解手表再组装回去为乐。发明出全新手术方式的创意,大概就是在此成长过程中培养出来的。
  近几年来,赤星医师的力作是“电子环形角膜标记笔”(Electronic Toric Marker)。这是在插入矫正乱视用的人工晶体─―环形镜片(Toric Lens)时,可正确测量并标记乱视方向的一个工具。14年来,接受赤星医师手术的患者中,有37%皆受此工具之惠,得以使用环形镜片。

用于手术的“预碎刀”,“钻石手术刀”,“植入器”等工具几乎都是赤星医师所独创。

  以往,因角膜标记需要高度的技术和颇为麻烦的工夫,所以没有哪位眼科医师愿意使用这个环形镜片。虽然当时也有可以简单进行标记的仪器销售,但一台的价格高达数千万日元。赤星医师以在秋叶原的相机量贩店,4000日元购得的相机用水平仪做为零件,开发出成本仅为数万日元,却比数千万日元的仪器,能更简单,迅速地完成标记的工具。
  对赤星医师来说,最优先考虑的事情一定是“给所有的患者做最理想的手术”。因此赤星医师开发的几乎所有的工具,包括此项标记笔,都没有申请专利。赤星医师从小时候眼睛就不太好,经常往返眼科的他,梦想能和治疗自己眼睛的医师,以及他所尊敬的医师阿尔伯特·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一样,成为“治疗所有因为眼疾而痛苦的病人的医生”。
  赤星医师说:“将这个手术方法推广至世界各地,能多拯救一位有失明危机的病患,就是我的梦想。如果因为申请专利而使得手术工具价格变贵的话,发展中国家的医生和医院不是就难以使用这些工具进行手术了吗?”

(上图)患者在接受手术后,为保护眼睛配戴塑胶制护目镜回家。
(中图)患者非常紧张时,赤星医师会指示护士紧握患者的手。
(下图)在手术室通常只穿着袜子。据说穿着拖鞋就无法进行微妙的操作。

世界公认的权威,在日本却是不入主流

  赤星医师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此“水晶体预碎术”(Phaco Pre-Chop)现在已被全世界66个国家采用。三井记念病院国际化准备室表示,像马哈迪先生一样,从国外前来就医的患者,也以远远超过医院预计的幅度不断增多。
  当然,日本国内的患者也纷纷慕名而至,手术通常要等待半年至两年半。赤星医师表示:“有1500家以上的开业医生介绍患者过来。为了更快的给更多患者施行手术,我全心致力于诊疗和改良。365天全年无休。”
  听上去或许有点不可思议,在日本国内眼科界内“水晶体预碎术”却是不入主流的存在。赤星医师说道:“我在刚开发此手术方式时,在学会发表此项研究并进行公开手术,努力的开展推广活动。,但不但无法获得大家的认可,还受到严厉的批判。”而受到反对的理由是:“手术时间缩短太多的话,大家就会认为白内障手术十分简单。结果,医疗保险点数也会随之下降,那么我们眼科医生的收入不就减少了吗!?”赤星医师谈到:“他们反对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手术本身的质量,,而是因为这些完全意想不到之处。我对日本的学会感到失望。”

今年赤星医师被表彰为“对约旦的白内障手术贡献最多的眼科医师”。旁边是约旦皇太子。

  在日本国内受到不相称冷遇的赤星医师,在世界的评价却是日益高涨。以国际性权威的美国白内障屈折矫正手术学会为首,赤星医师获得来自欧美,亚洲各家机构为数众多的荣誉奖项。他也成为在眼科领域中,第一位在世界最权威的美国学院国际学会上进行公开手术的日本人。
  现在,赤星医师为了普及该手术方式,奔赴世界各地进行演讲和公开手术。那怕是单程就需耗费三天的亚马逊内陆,还是政治情势不稳定的地区,只要受到邀请,赤星医师就一定会身先士卒的前往。据说实际上也有多次遭遇到生命危险的经历。

在巴基斯坦进行的公开手术时,电视台进行了拍摄,并学会会场同步转播。

不畏惧恐怖行为,奔赴世界各地

2006年11月在伊朗德黑兰演讲时的情形。

  赤星医师回想道:“在斯里兰卡,正要踏出玄关时,眼前发生了一起自爆恐怖行为,我也被爆风炸飞。原本应是我乘坐的车子周围变成一片血海,真是千钧一发。”
  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点都不害怕,也没想过要中止活动。因为一般医生无法治疗的重症患者,以及想接受他直接指导的医生们,都在等着他。赤星医师表示:“手术结束后,不但患者露出美好的笑容,当地的医师们也会向我报告他们的进步,已经能够完成如此困难的手术。这就是我最大的喜悦了。”

m14
生于1957年的赤星医师,再过不到2年就要迎接60花甲。他说:“只要今后身体健康,仍打算去国外各地教导我的手术方式。以中南美,亚洲,中近东等发展中国家为中心,培养可以进行优质手术的眼科医生,将是我今后我老年生活的目标。当然,今后我也将持续为患者提供最佳的医疗。”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