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家谈 – 在日外国人座谈会 “第一次”

Decrease Font Size Increase Font Size Text Size Print This Page

上下班轨道交通和交通状况

 

●Alison Watts
●陈 烨
●Elena Harlamova

 

Hanasou top

 


车站工作人员用力推挤着露出于车门外的屁股,车厢里早已挤满了,可人还是一个劲地要挤进来……。在海外媒体的报道中,上下班高峰时期那仿佛在挑战人类忍受能力般拥挤到恐怖的地铁车厢已经成为了日本的代表印象。这次,我们请来了分别来自澳大利亚、俄罗斯、中国的3位实际体验过日本的上下班轨道交通的人士,结合其本国的情况,来谈一谈对日本上下班轨道交通的感受。
日本的上下班轨道交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主持人  首先,各位能否介绍一下贵国的的上下班轨道交通情况。

Alison: 以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城市悉尼为例,轨道交通的线路很多,但更多的人选择开车上下班。因此,在澳大利亚,说起上下班高峰,人们想到的往往是堵塞的道路而不是拥挤的车厢。在我的故乡——南澳大利亚州的安德莱德,轨道交通给人的印象总是又脏又危险,只要可能就不要使用……。此外,即使不使用轨道交通,开车也能够到达任何地方,因此没有必要乘坐轨道交通。

Elena: 我是莫斯科人,直到现在也每2个月回一次国。莫斯科的地铁与东京的轨道交通差别很大。首先,在日本,乘客会在站台上整齐地排队等候车门打开。而在莫斯科,驾驶员会根据自己的心情而随意改变停车位置,乘客们只能在站台上漠然地等候。高峰时段,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要等两、三趟车才能乘上。此外,东京的轨道交通虽然早晚时段非常拥挤,但除此以外的时间带则比较空闲。而莫斯科的地铁的拥挤程度则是在某种程度上波动起伏,一整天都很拥挤。

主持人 车厢内的秩序怎么样?

Elena: 在日本,乘客互相之间都很谦让,莫斯科人则简直把地铁当作是自己的一样(笑)。与日本不同,由于国土幅员辽阔,因此抱有看不惯就走开的想法的人很多。这样的人在狭小的地铁车厢内也依旧大声呼喝,不时还会争吵起来。因为无法逃避,大家只好都参加进来。在莫斯科乘地铁实在是件辛苦的事情(笑)。

陈: 中国以前也是这个样子的。我每个月都要回上海的,直到1995年以前,上海还没有地铁。这之前的交通手段除了公交车就是有名的自行车“大军”了,马路上来往的汽车也很少。那个时候,每天早晨7点左右,公交车就已经非常拥挤了,上海人往往性子比较急,有时候被踩了一脚或撞了一下就会吵起来。当时也没有性骚扰这种说法,因为光是乘车就已经让人精疲力竭了,没有那个闲工夫做这种事情(笑)。但最近十年左右的时间内,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精神也变得不再那么紧绷了。上海的地铁1号线出现于1995年,而2012年轨道交通13号线预计也将完工。比起吵架,上海人现在更忙着赚钱(笑)。

主持人 看来国家的经济状况也会对车厢里的环境产生影响呢。那么,大家觉得日本的轨道交通好在哪里呢?

Elena: 首先是明亮,山手线和京滨东北线有部分区间是重叠的,但我会特意选择乘坐车厢更加明亮的山手线。

Alison:日本的轨道交通非常干净整洁,我很喜欢乘坐。车厢中悬挂的广告是我重要的信息来源。既可以接触到杂志标题中的新单词,又可以了解美术馆的展示信息等等。车门上方的显示屏还能告诉我天气情况(笑)。乘再多次也不会感到厌倦。

Elena: 是的是的,日本的轨道交通车厢里到处都是信息。我就对显示屏上滚动的英语教学很感兴趣。不同线路上的广告也不一样,可以获得各个地区的信息。而且信息系统也很棒,地铁的车站都有着M3之类的编号,绝对不会搞错。对不懂日语的外国人帮助非常大。

陈: 从信息这一角度来看,上海可能还要更胜一筹。几乎已经到了满眼都是屏幕的程度,不仅仅是地铁,出租车、电梯里都是显示屏,强行向你灌输信息。实在是有点过头了,对此我是既赞成,也感到不舒服。

 

Hanasou naka

 

主持人 车厢里可以使用手机吗?

陈: 上海的所有地铁线路都接通了手机信号,可以在车厢内打电话。大家都和平时一样打手机的。

Elena: 这样不觉得吵吗?

陈:大声通话确实让人头疼,但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在地铁里和家里人通话,让他们“到地铁站来接我”不是很方便吗。日本在这方面好像限制得有点过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进步速度变慢的吧。

Alison:在澳大利亚也是可以使用手机的,但我还是喜欢日本的做法。乘地铁的时候无法随意走动,这个时候还是安静一点好。

Elena: 在俄罗斯大家也都在地铁里打电话。身边有人大声说话总是很讨厌。我在这一方面也赞同日本的做法。莫斯科的轨道交通只是从A地到B地的移动手段,心中抱着很快就能想逃到更宽广的空间的想法,一会儿的时间我还能忍受!但日本是怎样一种情况呢?车站既宽广又整洁,购物、餐饮,应有尽有。仅仅徜徉于车站之中,就能够消磨半天的时间,这真的很棒。而莫斯科的地铁站里,连个厕所都没有!我真想问问莫斯科市的市长要上厕所的时候该怎么办。

陈: 这就是服务意识不够了。以前上海的公共厕所也很少,现在至少每个车站都有1个厕所,当然这还是不够的。这也是日本在服务品质方面的一种体现,我认为高质量的服务与美味的食物、精美的商品一样,都是代表日本的优势。哪怕是乘坐轨道交通的时候,都能够让人感受到这一点。

Alison: 是这样的,车站工作人员也都很亲切温柔。无论怎样拥挤总是耐心地进行引导。我都快记不清有多少次得到他们的帮助了(笑)。

主持人  主持人作为日本人,我感到最近日本好像在礼貌方面退步了。

陈: 我妈妈隔了很久再来到日本时,她觉得与10年前相比,日本人的礼貌退步了,马路上也变脏了。但总体还是非常好的,每个人都很有礼貌,就像Elena小姐一开始说的那样,有着谦让之心。

Alison: 我在地铁的站台里看到了礼仪宣传广告,如不要分腿坐立,注意耳机隔音等等。我也发现好像人们对老年人和孕妇不够关心,不会主动让座。反而会给充满朝气的孩子让座。这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Elena: 这应该是文化的差异。在俄罗斯,老年人上车后年轻人会立刻站起来让座,简直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在日本文化中,似乎有一种尊重他人隐私,不要过度干涉的想法。如果不这样的话,反而会让人觉得失礼。

陈: 最近,一起乘电梯而不打招呼的人多了起来。但如果我主动说“你好”的话,绝大部分还是会回应的。日本人很害羞,这也许不是礼仪的问题。有这份心,但又不好意思主动说出来,不想惹人注意,应该是这种心理的关系。

Alison: 关于打招呼,城市和乡村的情况截然不同。我住在茨城,即便是不认识的人,遇到外国人都会说一声“Hello!”,更不要说日本人之间了。在东京虽然我也很想跟别人打招呼,但一想“不行”,还是忍住了(笑)。

Elena: 也许是因为在城市里大家都是陌生人的关系吧。

Alison: 在没有iPod和手机的年代里,大家会更多地注意到身边的人,多少总有一些交流……。但如今,人们不是听音乐就是用手机发邮件,即使被人群所包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此而被改变,这也许就是出现陌生人社会的原因之一吧。

Elena:到了乡村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了,一定会和当地的人攀谈起来的。在城市里,而且是上下班轨道交通的车厢里,精神也得不到放松。如果不在某种程度上“与世隔绝”的话,一定会更加疲劳。

Alison: 我刚刚到日本的时候,每天都要和到日立制作所上班的人们一起挤常磐线。喜欢在人际关系上保持距离的日本人乘坐的轨道交通却是如此拥挤,这让我吃惊不小。

主持人  大家对日本的上下班轨道交通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

Alison:希望能够有更多无障碍设计。我感觉还有很多地方不方便老年人和残疾人使用。

陈:我没有更多的要求了。运行时间延续到了深夜,即使加班也用不着打的,帮我省了一大笔钱(笑)。

Elena:我的希望是温度调节。冬天大家穿得都很厚实,车厢里的温度显得太高了。这温度是为穿制服的驾驶员设定的吧(笑)。除此以外我都非常满意。车厢明亮又安全,有很多吸引我的地方,对我来说,简直就像迪斯尼乐园一样!

 

Hanasou elena

Hanasou alison

Hanasou chen

Elena Harlamova
莫斯科人,在日本生活了 23 年。作为俄语口译、翻译家, 从旅游到计算机、政治、历史,其专长涉及诸多方面。 同时活跃于电视、报纸、杂志等媒体的翻译及采访协调 等场合。还曾从事旅行顾问的工作。

Alison Watts
来自澳大利亚安德莱德的日英翻译家。居住在茨城县, 在日本生活了 24 年。在工作的同时,还要养育 15 岁 的儿子和 10 岁的女儿。兴趣是朗诵和音乐,也非常喜 爱日本的自然风景,空闲的时候,喜欢登山和徒步旅行。

陈 烨
上海人,在日本生活了 23 年。在东京的一家设计公司 工作了6年后,设立了从广告设计侧面对日本企业进入 中国市场提供帮助的(株)Lexis Creative 并担任董事长 兼总经理。目前在东京与上海两地奔忙。爱好旅行和摄影。

 

JQR 正在征集在日本定居的外国人参与这一座谈会。欢迎能够用日语会话,并对日本相关情况有话要说的人前来应征。应征者请发邮件至 : info@jqr.sakura.ne.jp

この記事の感想
  • とてもおもしろく役に立った (0)
  • おもしろかった (0)
  • 役に立った (0)
  • つまらなかった (0)